?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w88优德官网

 

吕贵品:在透析床上写诗 让生命劲舞 (阅2086次)
2018-02-10


独特的生死观、诗学观,被授予“深圳诗歌特殊贡献奖”
诗人吕贵品:在透析床上写诗 让生命劲舞
南方都市报/谢湘南


 
吕贵品,中国朦胧诗时代走出来的著名诗人,中国当代诗的推动者,深圳文学事业的拓荒一代。1956年,吕贵品出生于东北吉林,1968年,少年时代的吕贵品开始写诗,从此以诗为伴。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诗歌才华得到全面展现,与徐敬亚、王小妮一起被称为“吉林大学三大诗人”。1984年,吕贵品来到深圳,之后与徐敬亚等人发起了声震全国的“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大展”,对深圳文学与中国诗歌产生了重要影响。2016年,海天出版社出版了五卷本《吕贵品诗文集》。吕贵品的“生命诗观”代表了深圳一代作家和诗人的整体精神。2016年底开始接受透析,但仍坚持在透析的病床上写诗。
 
在深圳的诗人群体中,吕贵品是颇具传奇色彩的诗人之一。
 
他上世纪80年代初就成了国内的知名诗人,80年代初来到深圳,曾供职于当时在深圳很火的一份报纸,后来因经商中断了诗歌写作很多年。从2013年7月左右开始至今,吕贵品几乎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发自己的诗歌。这些诗作有现代诗,也有旧体诗,颇杂得如同生命本身,从物象、视象、世相,进入诗想。他的这一举动也引发了诗人群体,及诗人的朋友广泛关注。
 
1月14日下午,“读诗特区”第一季第一场活动“生命诗观———吕贵品诗歌专场”在深圳市飞地书局举办。这场独特的诗歌活动,吸引了近百人参与,很多吕贵品的诗友从外地赶来,活动以读诗、谈诗、评诗形式展现吕贵品诗歌作品的总体特点,并对其诗歌成就和贡献做出概括性评价。活动结束后,由诗人徐敬亚代表“读诗特区”组委会宣读授奖词,并由深圳市作家协会主席李兰妮代表“读诗特区”组委会向吕贵品授予“深圳诗歌特殊贡献奖”。
 
 “读诗特区”授予吕贵品“深圳诗歌特殊贡献奖”
 
“读诗特区”项目是由诗人徐敬亚、吕贵品、李兰妮、张尔、赵婧等人发起,深圳市作家协会作为主办与发起机构,并由深圳市飞地传媒执行承办的原创文化品牌活动,是一项立足于深圳本土,致力于推动当代诗歌文化的普及与建设的活动。
 
活动面向诗人和爱诗者,围绕诗歌和诗人,读诗、谈诗、评诗,倡导纯粹的诗歌阅读、开放的分享空间、真诚的写作姿态、低调的人生态度。这是“读诗特区”项目发起的原因与初衷。也是该项目选择诗人吕贵品作为首期主题诗人的因由。
 
纵观吕贵品的写作经历,不难看出,其所具有的独特的深圳属性。活动上,吕贵品及一众诗人朗读了吕贵品的诗歌,这些诗展现出在透析床上写诗的诗人独特的生命诗观。活动上,吕贵品被授予“深圳诗歌特殊贡献奖”,颁奖词这样写道——— 《血液净化学》和“深圳诗歌史”都不会料到:2016年末,当吕贵品与透析相遇,他那一腔灼热而混浊的、每两天体外循环一次的血液突然具备了“诗歌发生学”的意义。
 
在此后的时间里,在血液与病痛之间,在病痛与死亡之间,诗歌以48小时为循环周期,连续一年地持续喷发。这批被称为“透析诗”的特殊文本,虽然大面积、长时间、集约化地关注病痛与死亡,但诗人却用自由的词语翅膀一次次带领我们飞离病房、超越苦难、目极八方。
 
整个2017年,一个无忧无虑的、自由的幽灵,像每周三次到医院探视另一个透析者那样———吕贵品的诗准时出现在每一个朋友的手机屏幕上。在疾病与死亡的步步逼迫面前,吕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怯懦与哀伤。灵魂的自救与情怀的放飞,使他的诗反而获得了一种生命意义上的大解脱、大超越、大自由。古往今来人类无法渡过的那一片苦海,在这个罹病者的笔下成为生命的劲舞与词语的狂欢。他的诗越来越自由,越来越随性,越来越无所谓,透析的诗人进入了一个随心所欲、随欲生诗、随诗起舞的全息表现境地。正是这种视病为友、视死如家的生死观,以及自娱自乐、自生自灭的诗学观,使吕贵品的诗歌写作进入了最自我、最自然、最松弛的状态,从而完美地实践了他所主张的“生命诗观”的高峰体验。
 
深圳作家协会“读诗特区”无比珍视上述一幕发生在深圳特区的、生命与诗歌共同达成的文学奇观,特授以“深圳诗歌特殊贡献奖”,并以此向吕贵品先生致敬。
 
学习竹林七贤,要用竹林七贤的精神来完成一生
 
吕贵品现场表示,心情很激动。他说,我昨天在透析床上,突然心脏不好,血压急剧升高,满身大汗,以为今天是我的追悼会。最后我挺过去了,血压下来了,心脏也平息了,来参加这个会。我的状态是由于肾脏坏死了,撒尿撒不出来,所以我对撒尿很有感触。今天我的读诗会,一会儿我朗诵第一首。
 
 “今天特区的特区叫‘读诗特区’,它要长期地坚持下去。我们特区是一个有文化的特区,我们有一批人热爱艺术、热爱文化,热爱艺术、热爱文化就是热爱生命。所以这个特区我今天做一个小白鼠、做一个实验,春天一个,完了夏天一个,秋天一个,冬天一个,坚持到底,不断往前走。”
 
“特区是大家一个活动的地方。我非常向往竹林七贤,向往竹林七贤就是向往一个动乱的时代,我们是一个盛世,但是我们要用竹林七贤的精神来完成我们的一生。竹林七贤嵇康有一个宅子,大家没事就到那里去玩,玩无非是像今天的读诗,乐呵,大家高兴。”
 
“竹林七贤是谁第一个朗诵的,阮籍就说,我们先坐,谁第一个放屁,谁就第一个朗诵,大家都在运气。最后山涛放了一个屁,山涛就第一个朗诵,争取了朗诵的第一个权利。我一看,我很羡慕,当时魏晋时期就养成了一个嚎山林的习惯,就是他们朗诵完诗,看谁叫得响、叫得清脆,结果这个嚎啊!7个人开完会一出来,突然听到一声长啸,落叶纷纷,地上的树叶也卷尘而起,那是真正震撼的。于是他们开始上山去找高人,那个高人实际上也没有找到。所以我们今天的‘读诗特区’,我们学习竹林七贤,至少也要像这样的七子一样,大家非常好地让艺术得到发挥。”
 
“我们今天叫读诗,什么叫读呢?读就是用脑袋去看,朗诵是用嗓门说这个事,我们从来不搞,我们都反对这个东西。我们读诗就是消化,用我们的脑袋边理解边读它,读错了读坏了都不要紧,因为我们不是艺术家。另外我写的那些诗有的也不值得朗诵,不是朗诵诗,因为朗诵诗的节奏感和语言必须要让人听懂,我的很多
 
语言都比较深涩。”吕贵品说。
 
吕贵品制造出一个庞大的精神空间
 
诗人徐敬亚,是吕贵品的同学、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当天活动的主持人,他认为,当天的活动就是一次诗歌到场,这个“到”就是诗,这个“场”就是贵品。是吕贵品这个人这么多年活着写诗制造出的一个庞大的精神空间,“我相信在座每一个人今天来都是奔着这个空间来的,这是一个生命的空间、是一个智力的空间、也是一个自由的灵魂的空间。”徐敬亚说。
 
徐敬亚表示,“刚才听了朗诵,其实在我的心里面,吕贵品的诗比这个写得要复杂得多。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个诗不管他说到心脏、说到小船、说到窗户,包括我读到的《突然》,很多背后其实有一个巨大的东西在那儿存在着,就是死亡,是死亡和疾病作为一个最基本的母体在后面躲藏。我相信在深圳甚至在中国,我们找不到几个诗人能够像吕贵品这样用诗把生命、把死亡演绎得这么宽阔、自然。”
 
徐敬亚认为,吕贵品已经活到一个非常开阔的程度,他的世界完全打开了,整个生命完全处于开放的状态,他的眼睛可以说看到世界上全部的形象,整个自然界、天空、大地都在他的眼前,用诗歌的方式展开了。而其实最简单的这把钥匙就是他对疾病、对死亡、对生命的理解。
 
吕贵品表示,朋友是他活着的见证,实际上我们既然不把生命当一回事,什么都不是一回事,但是我一生有一个东西是一回事,就是我的朋友,不然我会寂寞死,不然我会跳楼自杀。因为有朋友,我感觉到我活着,看朋友就感觉到自己存在。
 
“过去人家表扬吕贵品,我头皮有点发麻,现在人家表扬吕贵品,我觉得挺自然的,因为那个我不是我。那个我是公众化的,大家需要一个公众的吕贵品,吕贵品只是一个符号,我两眼一闭什么都不是了。我自己越活越感觉到嘻嘻哈哈,我曾经写过一首诗,面对这个世界要微微笑,我曾经写过一首微笑的力量最强大。不要争个高低,每个人都有好与坏。谁没有几首好诗,谁都有几首好诗,不要说那个人是好、那个人是坏,我们一定要跳出狭隘。中国的启蒙最重要的是我连我都没有发现,更不要说碎片化达到一个无我的众多的符号,还有什么可说的?我是人们,已经不是我了。吕贵品,贵在我能品出我是人们。”吕贵品说。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w88优德官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