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w88优德官网

 

王学东首部诗集《现代诗歌机器》出版 (阅288次)
2018-07-02




诗歌批评家王学东的首部诗集《现代诗歌机器》出版。《现代诗歌机器(1997-2017)》是王学东二十年来的现代诗歌精选,包括《如是我闻》、《商籁体机器》、《王氏家谱》、《后现代启示录》、《来自灵山的短诗》、《苦海》、《十支情歌》、《一个人的成都》、《十首哀歌》、《没有个性的诗》、《已经被毁损的青春》、《罪己诏》等组诗。



王学东是诗人批评家,或者说是批评家中的诗人。他的诗歌具有浓重的精神自陈、自审、自辩、自省的特征,而这建立于他鲜明的文体意识和修辞策略,尤其是他尝试建立的互文意义上的诗歌结构和文体谱系。这些诗相互支撑、彼此叠加而又互为表里,这使得他完成的是诗人油画家的工作——不断地勾勒、叠加、递进以及最后的呈现。时代的分裂症、个人体验、开天窗式的白日梦、社会考察以及碎片化的家族手册在王学东这里有效地对应于个人化的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探询。
——  霍俊明
 
在王学东的诗中总能读到一种追问,这种追问可以穿过纷呈的现代,抵达我们最初的人生疑惑。
 —— 龚学敏
 
学东兄如卡夫卡似的,发现高速运转的技术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吊诡之力的城堡,个人无法在奔走的人群中觅得独我的精神空间,从而中断了与历史的联系。而诗人则试图在规则与限制间寻找自由,他小心翼翼地规避着任何外在因素的羁绊,从饱蕴人间烟火之气的情境和事态入手,举重若轻间透射出将实情转化为诗情的运思能力,使个人化写作精神落在实处。在不断为精神主体发声的同时,诗人也找回了现世之人的生命尊严。
—— 卢 桢
 
王学东的诗充满了妙想与奇思,流淌着葱郁的情感与思绪,凸显出格外的品相与趣味。这是对外在世界别样观察的结果,也是对内在心灵用心倾听的产物。其美学辨识度高,其艺术质地也硬实,在当代诗歌中有独树一帜的创新意义。
—— 张德明
 
在历史和后现代中穿行,在生活和记忆中游走,带着浓烈而独特的地域风情,幽默、风趣并在读后引人深思,堪称学者、诗人王学东精心打造的一部带有机构性和层次感的“现代诗歌机器”!
——   张立群
 
学东的诗敏锐而有质感,他把成都写活了。他的诗有对于生活的世界的批判与悲悯,张扬出一种义无反顾的现代精神。他的诗狂放和大胆,敢于铺张凌厉地审判自己。他的诗,更充满了力,一种向着自由精神而澎湃之力。
——  谢应光
 
王学东如是我闻“经”、机器商籁体、启示录、罪已诏等组诗,为爆破棘手的当代经验的壁垒,提供了隐秘的引信与弹药。抒情的诘责与拷问既刻意又随时随地见缝插针,为摆渡现代性苦海,荡起“思”与哀歌的双桨。乘风驭浪——我们学院号的海魂衫!
——   陈仲义




我和诗与思  (自序)
文 /  王学东
 
棒棒棒棒虫!
 
这娃儿出生低微,家境贫寒,也就没有成龙的大大志。只愿长成一只肥肥的、肉肉的、软软的,随时有大白菜、小白菜可吃的大青虫。
 
中国现代新诗,是一套新的诗歌体系。她构建出与古典诗歌伦理道德的“言志、载道”思想不同的现代新精神,即对民主、科学、个性解放的追求。进而言之,中国现代新诗的地界,就不在是古代中国乡村农业文明的简单再现,而是突破中国传统的封闭状态下的工业文明、商业文明、城市文明的新型复杂社会样式的体现,这便有了与古典诗歌相异的表达意象、表达内容和表现方式。再者,现代新诗将对“人”的思考推向纵深,从对“群”的关注推进到对“个”的优先,从对“外”的感受进驻到对“内”的追问,形成了同时关切个体问题与人类问题复杂纠结的情感,造就出感性和理性交融的高深思想。
 
五四运动的变革,给中国从文学到社会带来的一个重大的转型就是现代社会中“个”的发现,即“个人”发现。这个“个”或者是“个体”的明显特征就是,个体是与社会、国家、民族等大的群体观念相对立,不再被“群”的概念所笼罩和压制,也再不被各种规范所吞噬。个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独立存在得到了尊重和肯定,并且在现代社会中个体的价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彰显。于是个体的生命、个体的感受、个体的价值的思考,产生了强有力的个体自我形象,而且这种对自我形象的追求成为中国新诗的一个最重要的价值向度和目标。
 
棒棒棒棒棒!
 
这小厮性格很直,热衷于自己,有点自我主义。因记性不好,所以见过的人很快忘记名字。而那些人都背地里说,这厮好傲。其实,他只是一根不发芽、不长叶子,更结不出果子的干木棒。
 
现代诗歌中解除了束缚、获得自由,畅快的自我,是一个充满了力量和充满自信感的自我。同样,这个“自我”就不是古典的“天人合一”、“物我交融”的审美境界下自我,而是一个高度空前和位置优先的“自我”。诗人就是自我主体的意志、欲望和精神的强化,并实现自我能量的释放。这与古典诗歌相比,自我在不断扩张,不断强大,不断冲破一切,大有让“我”统驭世界之势。
 
新诗中极端和绝对的自我,带来的是繁复和多样的现代情绪。现代诗人有着更加明确的自我意识,对自我价值的认知更清晰,并充分认识到个人内在的生命。因此更加注重挖掘生命本身深层的欲望、本能、潜意识、冲动、梦幻等等个人情绪。现代诗里情绪中矛盾着的爱与生、生与死、幸福的来临和破灭交织在一起,多变、纠结、繁杂的感性相互交叉,形成一个多层面的整体。并且在个人情绪的基础上,继一步上升到人生的层面,触及到时空的意义。
 
棒棒棒棒虎!
 
这男性也好面子,但总是在各个方面都没有做的很好。经常扮老虎,给自己批上一件件虎皮,结果经常碰到的是那些高大威猛的英雄武松们,把他打得稀啪烂。
 
在现代新诗中,出现了这样的称呼,即诗人哲学家或者哲学诗人,这也正好体现了现代新诗的这一特色。古典诗人,也都有自己对社会、人生、生命、世界、宇宙独特的见解,这些认识是从感性中体悟出来。而在现代新诗中,现代新诗从思想自身呈现开始,敏感和自觉地让诗歌直接进入到“思”本身,也就是说,在现代新诗中“思想”本身成为了现代新诗的一个命题和抒写对象,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观察方式,让读者深思而不是给读者以经验的展现,实现对现代生命和存在的整体思考。
 
当人从强大的“群”中分裂出来的时候,现代诗人寻求个体的意义就必须有个体之思,并进入到个体最本身的生活状态中。这样从五四“人的文学”建立的个人的而非集体的、独立的而非依附的个体的文学前提,对个体的本质意义的思考也就成为了现代诗歌的主题。这一首诗,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首“思的诗”,诗人从我自己的内心出发,抒写了“我”的内在情绪,表现出深刻和令人深思的哲理的“我之思”。
 
现代新诗的理性表现,并非就是说现代新诗只在与哲学命题纠缠,而失去了鲜活真实的个体的生命体验和感悟。恰恰相反,现代新诗的行上思考是建立在对现代生活和生命的真实体验之上,来源于诗人的现代生命观。这样个体生命的意义,同样也就涉及到整个人类生存的景况。现代新诗在一条个体之路上,从“我之思”出发,从日常生活中,在对生命完整的理性之思中,通达到生命存在的之思。在个体的常态中,也灌注着对价值的思考,现实的感受、哲理的思考、终极的意义都被整合在了现代新诗中。
 
棒棒棒棒鸡!
 
这书生最大的理想,就只是能当得了一只大公鸡。或许在一个农家过一辈子就算了,也或许会很快的被送到屠宰场,成为别人的佳肴。但他只要能穿一件花外衣,带一群美丽的母鸡,游山玩水,在有很多虫子的山坡上觅食,那就幸福也。
 
个人的体验是创作的原动力,这是一种深层的、从内心出发的生活经历,而绝对反对虚伪和做作。由此需要的是作者对生活细致和细腻的观察,对生活和生命热爱,只有这样方可接近有独特“异样体验”的诗歌之路。但是,在现代新诗中,我们又无意和刻意将“异样”、“新”作为了现代新诗审美的标准,作为新诗评判的价值标准。于是我们看到在现代新诗中打着“新”和“异样”的旗帜,个人走向极端和没有诗歌责任感的现象。虽然追新求异是创作的一个基本特色,但是我们的“新异”必须和价值评判结合在一起,在新诗中,不是追问我们的创作带来了什么新的东西,而是要追问我们的新诗创作给予了我们什么。因此,一个虔诚的诗歌创作者,是一个严肃的思想者,是一个保持自我独立性的哲人,他的创作过程是一个自我的寻找过程,只有这样,他才有真正的“新异”发现。这样他的感知和体验或许将给人们呈现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而这个诗歌世界,照亮的是人类心灵。
 
诗歌一直站在文学之塔尖,因此诗歌对于语言的要求近于苛刻,甚至现在有诗人提出要将诗歌语言本体化。可见,诗歌对语言提出了一项很高的要求,这也就对创作者的创作提出了至高的语言律令。因此,在诗歌创作中,作者创作的诗歌语言必须经过仔细琢磨,最终实践出诗歌语言新的特色。而且也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诗歌语言,才是真正有活力和力量的诗歌语言。由此,创作中必须大量的借鉴多种表达手法和修辞手法,以交叉融汇、多层展示,来完成语言的命运,来丰富现存的诗歌语言。
 
棒棒棒棒虫!
棒棒棒棒鸡!
 
将现代新诗作为批判力量,这本身也就是现实中个体真实生存的失败的畸形展现,以及现实生活绝望自我的绝妙写照。所以,对于现代社会之下真实的日常生活来说,这一种以改变诗意的力量来改变世界期望只能是乌托邦构想。现有社会仍然处于统一的社会意识形态、技术统治的量化标准、物质主义的多重制约和控制,物质的追求仍然掩盖着其他一切的追求,世俗的追求仍然是社会的唯一追求。在这一格局之下,人继续迷失人生的方向,失掉做人的准则,人的价值沦陷。特别是整个社会也仍旧被功利主义席卷,为金钱所俘虏,成为物质利益的奴隶。没有整个社会格局的改变,诗意的力量也仅仅只是一个无力的呻吟而已。
 
但是,对于我们的存在来说,正是现代新诗自身所携带的这种绝望的潜质,又在绝望中的获得了一丁点的勃勃创造力和生命力,奠定了新诗坚实的基座。绝望的自我又在直接面对人、生命、自我、人生、现实、历史、社会、国家……时生成了独特的体验,也直接与自然、生命、自我倾听、对话与交流,也由此唤醒了另外的一个自我。所以,自我生命也才能在诗意的幻境中赢获麻醉式或真诚的价值和意义。
 
噢,我又输了!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w88优德官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存在》诗讯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