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魔术盒》(11首) (阅读1122次)







十一月的诗(11首)

 
 
 
非亚
 
 
 
 
《那些死者》
 
有时候那些死者会溜回来
他们选择你做梦的时候,推开门
打开走廊的灯
去厨房翻找吃的
 
那些死者最喜欢吃火腿肠
还有饼干
那红色的肉,淀粉
被他们的口腔
咀嚼
 
死者还会翻他们藏在抽屉的笔记本
哦,这一段日记
写自恋爱阶段,那一段
写自工作后的各种
苦恼
 
他们还会翻看以前的相册
看啊,我们多么年轻!
多么年轻!!!
曾经,曾经,他们好像听到院子里的鸟在叫
然后几乎哭了出来
 
但我们在梦里会翻身,甚至会说话
死者这个时候就会竖起耳朵
扶着门
想偷听我们到底说些什么
想探测我们的秘密
我们的故事
 
但这一切几乎都是徒劳
我们的梦在继续,时针在滴滴答答
死者最后叹着气
放弃了我们
 
而在我们的梦里
那些乱了的云和各种电线搅在了一起
衣服一件压着另一件
矿泉水瓶一只挨着一只
鞋子到处都是
书散落一地
死者后来一无所获,他们已经找不到以前的那些钥匙
 
后来他们在晨光到来之前,从我们的梦和窗口
溜了出去,后来我们醒了
后来我们看到房间
跟昨晚睡觉时一模一样
 
而太阳这时,又一次把它明亮的光线
投在了阳台和屋顶
 
2017,11,21
 
 
 
《箭头牌香烟》
 
他抽一根骆驼牌香烟
而他抽的
是大象牌,真龙这种烟
本地人抽的更多
而我喜欢前进牌,或者大前门牌
我玩过那种游戏
纸盒,被折迭成三角形
在地上翻来翻去
如果有人,递过来一根箭头牌香烟
我不会拒绝
而小树林牌那种,我也非常喜欢
常常地,在抽完这根烟后
我会在酒桌上陷入
短暂的沉默
就好像阳光抽离了树林
换来了黑夜与寂静
 
2017,11,8,D424动车上
 
 
 
《在路边咖啡馆,看到一个人往里面张望》
 
我坐在咖啡馆
他从外面的玻璃向里面张望,有些迟疑要不要进来
喝上一杯。有两个女士
交谈着从路边走过,愉快是她们衣服上的花朵
阳光继续,往南移动五公分的时候
有一个银行职员,步履匆匆地走去上班
他脖子上的领带,有时飞了起来
有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
推一辆车
他是个饭馆的送货员
有更多的人,在街上走动
阴影落在石头路面像一截移动的树桩
我在咖啡馆无所事事,看一本书
或者在笔记本上写上几句
哦,后来,我忘了这一幕的准确时间,但是
某个透过玻璃,贴近橱窗
向里面张望的脸
我记住了
他迷茫、空洞
巨大的五官
占据了我记忆中一个很大的角落
 
2017,11,8
 
 
 
《缩成一团》
 
在房间里缩成一团。在椅子上
缩成一团。在衣服和袖子里缩成
一团。在皮肤和毛细孔下
面缩成一团。在肌肉与骨头里缩成一
团。
在管道里缩成一团。在盒子与试管里
缩成一团。在显微镜与细胞里缩成一团。
在一个铝合金窗口里缩成一团。
在眼球的观看里缩成一团。在可以躲藏灵魂和胆怯的地方
缩成一团……,突然地
我厌恶了自己,拿起铁锤把一个鸡蛋
敲烂。
我拎着自己,从角落里
走了出去。突然的光亮与风景
包括公路那边的树林,还有河里游动的鱼
没有让我再缩成一团。
 
2017,11,14
 
 
 
《魔术盒》
 
我喜欢一只魔术盒子
还有舞台上那一束
追光灯
 
魔术师把我推进去,用一块红色的布
盖住整个盒子
 
布被他拉下来,向空中
抖开,盒子突然打开
从里面走出,一左一右的两个
表演者
 
我极其享受这种自我分离的时刻,观众的欢呼
以及那两个舞台追光灯下的我
 
微笑,举止,衣服,头发
完全一模一样
包括皮肤,心脏,灵魂与屁眼
 
在魔术师把两个人推回到盒子的一瞬
另一个我趁机变成一缕烟
向窗口飘出去
然后在大街上变回自己
 
而在穿紧身牛仔裤
迈开大腿向路灯走去的这个人后面
魔术师继续表演
圆形剧场
继续传来欢呼
 
2017,11,18
 
 
 
《有关爱的誓言》
 
在笔记本上写上一段话
有用的那些
会和墨水一起
渗透进纸里,擦都擦不掉
没用的那些
会被风吹掉,犹如沙子
漏进了石头之间的
缝隙
 
2017,11,18
 
 
 
《自我的更新》
 
每一次手机软件的更新
都让我感觉有些
不适
 
我的习惯被更改,熟悉的生活
好像被打进一个
木塞
 
在成为更好的操作者,在手指
代替我去思考
之前
 
我一遍遍地练习,像知了
蜕掉该死的皮
再活一次
 
2017,11,18
 
 
 
《在我的生活里》
 
在我的生活里我会拒绝掉某些东西
比如:撒谎者。无原则吹捧
鹦鹉和眼镜蛇的人。
不顾事实,把镜子和天空涂黑的家伙。
还有就是,缺乏自我认知
把某种局限
当做世界真理的混蛋
杂种。
 
对于这些,我的做法是
 
把它们统统塞进罐子里
撒一把盐
吐一把口水
 
然后盖紧盖子。
 
外面,那些蓝色的天空多美。
 
2017,11,18
 
 
 
《我们抢救那个人》
 
我们抢救那个人,给他包扎
把他断的腿接上
打上石膏,固定,给他一根拐杖
扶着他,穿过那道门
 
我们修补他的身体,有伤口的头颅
扭伤的脖子
我们呵护他,给他穿上鞋子
披上雨衣
 
我们担心他被雨淋坏,感冒发烧
被风刮到树上
我们假设这个世界正在变坏
到处都是陷阱,刀剑
和乱石
 
我们代替他不停地在街上呐喊,呼唤
我们在梦里为他担惊受怕
我们希望他四肢发达
肌肉强壮
成为一个完人
 
但这几乎不可能
他扔掉了我们给他的一切幻想
带着和我们一样的缺陷
 
独自活在这个世界
 
2017,11,18
 
 
 
 
 
《乐于失踪的家伙》
 
有各种办法找到那个人
他们说
给他打电话,或者短信
 
如果他拒绝接听
回复
 
可以在微信上给他留言
发一段语音
可以偷偷关注他的行踪
无论他在何处
总是可以发现他的痕迹
 
如果他恼火了把你拉黑
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他不是失踪,只是一种沉默的
隐匿状态
 
为了找到他
还可以上门,去按他的门铃
去敲他的窗口
去他上班的路口
他的停车库
 
如果他彻底消失
还可以去警察局查找,可以发寻人启事
在报纸,电视台的一角
展示他的头像
 
但这个穿黑色夹克,穿过树林的人
很多时候真心想成为一个
失踪者
 
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干预
只是乐于一个人
与墙壁,镜子,皮鞋,衬衫,天花板
以及桌子和床
长久地呆在一起
 
2017,11,21
 
 
 
《声音》
 
大清早起来
在天台活动身体,之后
出去,在未明的天空中看到云层
后面被遮挡的月亮
之后在空无一人的巷子转弯,步行到一条
通往景区的水泥路,但很快
折返,改变方向,沿另一条路走向另一片风景
在路上碰到一个骑电动三轮车的人
而在一座桥上,遇到三个早起漫游的青年
在另一片开阔地
注视水中的山脉倒影,枯萎的荷叶
与茂密的水草
在天空逐渐明亮之时
一个人,对着周围大喊三声,回音紧接着
从群山反射回来
像扔出的石子,又反弹回
一个中心
 
2017,11,6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