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思想的小鹿》 (阅读169次)



 
 
《我思想的小鹿》
 
我思想的小鹿
我担心它有一天会离家出走
它在树林奔跑
脚步越来越不安
发呆的次数也太多
过去睡觉前叫几声
现在都不叫了
它为接近水塘高兴
它说没有想争江湖地位
就想认真走一次江湖
它当走江湖
是读一首有趣的山水诗
夜晚给它星星和月光
我多说江湖风波险恶故事
我的努力没有作用
小鹿拖着鞋子,也拖着衣服
它想离开我外出
我不能把它关笼子里
如果有一天,跑入你家菜园
不小心吃了花草或蔬菜
请你宽待它,不要打它
它是小鹿,不是捣蛋的大鹿
不会在外面呆太久
 
《没有教堂的信徒》
 
我发现,入夜后教堂附近灯光是主宰
白天吵杂声音争吵够了
思想与铜钟也渐渐入睡
明天钟声还在孕育着
没有被送出去
 
我坐着,在自己与宇宙的浴桶中心
思想开始泡澡,它没有教堂
我也是没有诗歌教堂的信徒
 
听教堂与灯光说我活在星星梦中
我第二天就充当星星,行走在闹街人群中
这个城市,每一条街道我都熟悉
我毫不疲倦地走三四个小时
在那些厌弃眼神里,我走三四个小时
 
走入夜晚。守望那部分透明夜色
星星们都是亲人,星星们虽然隔很远距离
也是我真实人生
 
《仙人掌的刺痛》
 
今天高兴是今天碰见高兴的事
今天不高兴是碰见不高兴的事
恰读到设计师陆陆《仙人掌的刺痛》
我想象把手掌心放到仙人掌的肉刺上按下
如我活着时,没有人看懂我
除了痛之外,有血流下手指时的那些痛快
安宁则在身体某些地方真实地生长
其实一切都没有发生
今天,我暂时住一只鸟笼里
我在鸟笼里编制小格子思想的漏洞
以致
没有水龙头,我关水龙头,我开水龙头
 
《墙壁上高挂一根天鹅羽毛》
 
一棵树木死去然后留下一根木头
一个名人死去然后留下一堆名词
一群天鹅死去然后留下一根羽毛
诸多事物诞生与永别,皆匆促如此
羽毛找不到有关天鹅的记忆
你不能猜测出这一根羽毛性别
我的偏爱,不能增加它的自豪
它的身份,始终保持在静物范围
风吹进窗口吹动它也不是动物
它不会饥饿,也不发出咕噜声啼叫求食
给它面包涂满红果酱它不张嘴吃
如果给它造一个灵魂,它一定沉思
人类世界充满“适者生存”恐惧
我们赞美羽毛,赞美是廉价的
我回忆如何从度假胜地购买这根羽毛
如何垫高挂上墙壁,这些细节
对于这根离开天鹅的羽毛皆失败后事
这面墙壁没有天鹅的真实生活
替它选择一个博物馆,也没有永恒
神秘事物目前在容忍人的无礼与无知
 
《你存在的可能时间》
 
珍爱你自己的诸多存在
虽是街道某处某一只蚂蚁的时间
虽是巧合,你遇到了你自己那一只蚂蚁
或干脆是墙头狗尾草上一滴露水闪亮一秒钟
你诞生在你父母家,那个瞬间
也只是普通一秒钟
你出生情况,是哭啼,并没有闪亮
就算脑门开阔,饱满
你也不就是闪亮一秒钟
穿粗布开裆裤,在左邻右舍门口乱跑
握有时间,也不知有一个很老老头
站在你身边微笑,并看你乱跑这一秒钟
或干脆是一条爬虫
人世间多少人能爬成一条龙?!
没有一个人的时间,不被命运挖出一个空洞
稍有闪失,人活着,容易变一条丧家狗
孔子做过丧家狗
现在我们说他是圣人
你如果看懂你与天地同在一个宇宙的时间
你也有伟大的一秒钟
虽记忆丢失,或不能触摸,或触摸幻术
你有时间在一对括弧里
经常被一群狐狸包围
无论如何,你都要乐意善待自己这一秒钟
或如猎人,珍爱眼前猎物
 
《特异功能》
 
我一直想骑一匹白马
没有听一个人说白马不好
这一天忽想通,不必就骑白马
白马好也不必去骑白马
这样的经验,感觉十分美丽
李白说有马放马到天山去吃草
我可以把一件正事做得不像一件事
把一首像诗写得不像一首诗
体验一下反穿衣服的经验
站在万物陌生瞬息灵魂出窍
认出我书柜兄弟肤色
读懂我花草情人的痴心
舞动想象天空,我们骑一匹方块字马背
跃过房间天花板上一小块滞斑
一秒钟后到达银河岸边跑马
 
《我的灵魂穿一件空荡荡的衣服》
 
我的灵魂穿一件空荡荡的衣服
天空没有半朵云也穿空荡荡的衣服
一棵树独在旷野穿一件空荡荡的衣服
我一个人站在一群陌生人之中
也是城市替我穿一件空荡荡的衣服
未来社会机器人成群结队走进我生活
我的未来也穿一件空荡荡衣服
如果你不想从自己的手指尖跌落下来
你站在自己思想的手指尖跳舞
关节扭动的韵律节奏一定是你自己的
粮食收割后的冬天空荡荡的冷
我们的平庸一直在承受太多骄傲赞美
墙壁上一根羽毛怎么庆祝飞鸟死去
空荡荡衣服里有一个永无确定成长期的孩子
 
《灵魂搏击》
 
像母亲爱护你灵魂,但不要溺爱
一堆破碎面容,经常出入各类报表里
在今夜以后的所有深夜
请不要坐在你罪恶的灵魂里沉默
行动吧,任由房间里家具们去动议
不要在意窗户朝内张口嘲笑
选择,你就做一次可笑的堂诘可德
手执长茅战风车,战空气
你看懂过火炉的火,也读懂放松哲学
从黑暗中挖出那些星点光亮
与恶搏击,也像海的风暴与风暴搏击
倾尽所能,安坐,烧旺火
也像一个打铁匠,挥舞铁锤敲击
来吧,你活着至少让罪恶不能痛快活着
 
《车过山背眺石桅岩》
 
当众峰迎你来了
众峰即又送你离去
我知道在永嘉楠溪江边
不知在江边哪处山背
忽从云树缝隙窥见石桅岩了
急切一闪,像一只奔鹿
我知道像山林野鹿
不是中原逐鹿的鹿呀?!
这鹿怎么也有少女惊慌脸色
我走也不能带走石桅岩
记忆带走这只鹿的少女般惊慌脸色
或可以返回少年一次?
再体验一次
路色匆匆,皆浮光掠影
唯此属眼前明亮一次
年少时某一桩一见钟情恨事?!
 
《冰雪上坐着一个抬头看永恒的人》
 
在珠穆朗玛峰某朝阳陡坡
冰雪上坐着一个抬头看永恒的人
此也一个冰冻的人
这里阳光与冰雪同在
死对他并不存在
他不是冰雪冻住他走动膝盖
他也让时间永驻在此
孔子也是让时间永驻《论语》的人
还可以有另外一个传说
从他冰冻躯体内站出
另外一个与珠穆朗玛峰同高
并拔地而起的“我”
也能系在某一个小学生脖子
他即拥有一块冬天围布
 
《梦、月光与水》
 
每一次梦醒,都先去倒一杯水喝
每次喝过水后,就关心窗外月光
走进月光每次只找到人在天涯
月光与水,是我收到的明信片
 
都在钓鱼
 
都在钓鱼,钓不了鱼,没有水也没有鱼
我们连傍晚落日的那点光影也钓不着
我说,钓一个空洞,也是生命一种诚实?!
有人说我在用单脚走进一个虚幻迷宫
又说我用两只手抓住一个空洞
我承认好像如此
我承认好像不是如此
我身上被钉入太多生活钉子
生锈,拔不出来
如一个病人一生坐在医院病房
等待奇迹,一条苍白走廊很长似乎永生
我穿一件诗人背心,一块可笑的石头
用直钩在没有水的地方独自垂钓
试着钓富人的富,试着钓穷人的穷
除了诗句与自由,此生没有别的欣慰事物
我想把影子们拖出它们的梦
就像把活蹦乱跳的鱼们裹进网里
只能说好像有许多鱼,但没有真的鱼
双手努力拖着网,我到底也没有拖出什么
 
《那一个月夜我想起黄山》
 
那一个白发月夜我想起黄山
又爬着石阶到天都峰看见峰了
随后在螯鱼背也看见鱼了
我房间墙壁听见了鱼和峰说话
桌子与凳子听见草与石头说话
我看到听到一切,目前都不在眼前
 
《吃灵魂的人要求我们忘记噩梦》
 
我们被吃掉灵魂,只剩下肉体
活在不能忘记里,干脆躲进某条缝隙谋生
时间也在一堆家具里存在
举手做一个衣橱,裤子袜子放进脑袋里
他的破鞋如果放错,也占据你口腔与肺腑
没有人假装去厌恶未来日子
有时头顶上就存在一个饥饿的天空
吃灵魂的人要求我们忘记噩梦
 
《我钓鱼》
 
在荒野一座崩塌石头桥河岸
我坐着钓鱼
我钓从前有过
这时候消逝的一条河流里的鱼
河流是镜子
此时此刻,鱼抬头望天空
山顶,毁坏古塔
独撑一片天空废墟
嘘,别说话
稍有动静,都影响那些鱼游过
任何一条鱼
都像小贩在城管面前
保持的虔诚与友好
我的鱼钩找不到没有的鱼
鱼现在都不说话
我就这么钓着
从自己身上钓一条什么鱼?!
 
《我是其中被你吃掉的一条鱼》
 
我是其中被你吃掉的一条鱼
就游动在你的血液里
你的鲜血不新鲜,灵魂也不干净
你灵魂里养了一头瘦骨的猫
它毛发竖立如乱麻
你的猫没有办法再吃我一次
虽然它呲牙咧嘴想再吃我一次
我是没有的我,它吃不了我
你睡在旅馆,你的猫在酒杯里漂泊
墙壁不听你说孤独
索要的手与不断索要的情侣调情做爱
你不能撮合麻木手指
与她美妙躯体间的空隙关系
我没有想过在此寻找珍珠
我也不能如人类在星空下散步
至于你心脏那尘土喧嚣说教
你的骄傲不能使我领悟
我是其中被你吃掉的一条鱼
我游在你身体特别鱼缸内
就算我没有说,我在期待什么
你迟早有一天会自己爆炸
我感受到你体内无节制的气压在增加中
 
《大海的蓝与波浪的白》
 
大海的蓝色,是我想象的?
波浪的白色,也是我想象的?
我用手指想象过一条又一条海岸线
真理一次又一次想象上帝降临
我年少时,经过某家打铁铺
听打铁匠说,真理是一块磁铁
做一个勇士,想象过勇士的骨头
一块骨头又被懦弱者想象过千次万次
大海的蓝,卷起波浪的白
远望天空,我没有找到天使白翅膀
波浪汹涌,来时也高,去时也低
人生波涛生于大海,灭于大海
问凶猛鲨鱼,你们算不算是大海蛀牙?
查遍水文资料,大海从不拔蛀牙
我知道,成长要拔牙,老了会掉牙
这些秘密,大海不是不知道
我看灯塔与礁石,它们也默不说话
 
《我站自己这里》
 
我不插队,这里是别人的天空
我不乱拿,这些是别人的记忆
甩甩手,把自己从睡房里赶出来
有梦活在梦里,也不轻易死去
心用良知听心,树根无在泥土深处哭泣
我们根须不愿离开去上天堂
我们甚好,不需要给它明亮太阳光
我站自己这里,大家也即树林与田野
 
《今夜没有暴风雨》
 
不能删除内心那个暴风雨夜?!
又怎么删除那一具被上万头老鼠爬过的
女性裸体与惊恐呼救
她柔韧的乳房在苍白闪电中被撕裂
脚踩落污泥,脚步摇晃零乱
疼痛怎么删除?!怎么删除人世噩梦?!
天气预报说,今夜没有暴风雨
你忽萌生一个明天修补屋漏的计划
靠近楼梯窗口,洒落月光
是太多雨水后夜空给你撒迷人银票
稍静默,回头看隔壁房间有灯光
是儿女们安心做功课
默默地用橡皮擦把写错的字认真擦去
 
《我在梦里看到了梦》
 
画笔下,长线、短线或曲线是不是静物?
画笔下,红色、蓝色、绿色、黄彩是不是静物?
我走经梦里,问梦何事坐路边石头上?
梦问我,我坐着或她坐着是不是静物?
答对与答错?一切皆随地球运转
日行万里,甚或几万里,从遥远星空
眺望这端地球,静止悬挂在空中
地球如一枚镜子,深嵌在此宇宙墙壁中
我们是动物,仿佛活在静物中,一直追求
甚至把心也想成静物?!
我躺在自己静物里,从此拥有自己一片树林
 
《生活不会有句号》
 
不用纸写它的字,它的纸是时间
它默默地写它的历史
走进明天,所有旧事,都是新鲜事
过去与未来无穷,今天不会减少
永恒一直手握画笔,生活没有句号
路见书里行人,高谈阔论,兴高采烈
你的事与人世有关系,又没有关系
 
《有沉默是金?!》
 
一只蚂蚁也拥有自己的经书
一只蚂蚁爬过也改变世界
那个只剩一只耳朵的梵高
持续在哪儿切割另一只梵高耳朵
地球人如何把天空唯一的太阳
从天空那儿解救出来
感概太阳光被伟人们扯淡扯远了
月亮只能混在黑夜里
神掉牙后,也品尝生命必要的淡与慢?!
活着不知能不能在天堂与亲友相遇
你一棵树,不去与树林同在
不寻求鸟儿群鸣,有沉默是金?!
蚂蚁爬也有超过那古书的古老毅力
 
《静悄悄还是有东西在动》
 
说上帝在时,你没有满意
说上帝不在了,你也没有满意
你很想捏住天空的某个衣角
发现天空从来不穿衣服
它用赤裸裸来包裹一直穿衣服的你
谁造出二十四条肋骨的我们
我为发现每个真实的我而羞愧
不能否认,我很容易变他
他想为大海挖坑,心是恭敬的
他想为天空在大海挖坟墓也是恭敬的
他为大海挖比大海更大更深的坑
挖一个坟墓,他想埋葬掉他的天空
我们不知道的真理也有嘴唇
一只老鼠从底下室水管道认识城市道路
比房顶一只漂亮黑猫确切
 
《说出荒凉》
 
吴刚说出吴刚的荒凉
也即月亮说出月光的荒凉
荒凉说出生活的荒凉
也即说出历史与真理的荒凉
眼前道路为什么低下头
高处天空为什么弯下身腰
那个深夜乱敲门的孩子
最好抄一本佛经送他
我们的双手由血肉组成
你就不要向飞鸟递去子弹
也不向松树递去斧头
更不能向朋友递去阴谋鬼计
坚持一下吧,不与雷暴闪电握手
生活教你瘦掉一个公斤肉
你就当可以轻松走路
即把人心放在流水镜子里
水不断流走,镜子还在水底啊!
 
《在白纸上做白描》
 
他选总统发誓把贫民窟苍蝇迁入阴沟居住
为孩子们建造最好学校读书
与贵族子弟,一起吃巧克力,一起玩游戏
这些竞选诺言,他说过就忘
我们没机会梦醒,徒添伤痛,甚至讨厌自我
我们发现自己如赌徒输掉孩子饭钱
面对妻儿毫无愧色
人世你最容易的事,莫过于嘴巴宣说真理
他成功地当选为一国总统
他誓死保护本国人民。他随意发动杀人战争
 
《离不开另一个梦》
 
在一个梦里沉沦,是另一个梦
从一个梦里飞出,是另另一个梦
你梦到雨,雨梦到了油纸伞
一只鸟感受一个梦对天空的承受
入梦而逃,从一个人梦里逃出
又逃入另一个人梦里?!
以过去的经验,看现在有点恍惚
以现在的经验,看过去有点恍惚
一只鸟梦一群鸟飞过天空
一个我随鸟群飞走,另一个我
还在这只鸟梦里
那点儿轻如鸿毛心思,从蒜苗里发芽
 
《布拉格的明信片》
 
一个朋友从布拉格寄给我
布拉格早年的树林与雾
寄给我伏尔塔瓦河早年的船与风
我看到查理桥上雕像、晨光及暮色
 
我想问写小说的昆德拉
人如何去体悟不能承受之轻?
比羽毛还轻?轻之又轻的
我可以把布拉格城带往天空?
 
深重记忆越过故事而续存
那些越过城市的坦克继如猛虎
炮弹深埋墙壁,雨水洗不了
我读着苍茫野草荒地,血迹墓碑无数
 
淡蓝色的灯光魅影及手术刀
太阳光还继续爬行在冰冷街道
如今谁继续扮演特蕾沙?
她继续怀抱幼犬卡列宁返回布拉格
 
无数个布拉格在今夜将包围我
捆绑我们手脚、后背与眼睛
我喜欢或不喜欢甚至惊恐的布拉格
都将贯穿我一只蝴蝶的身体
 
《天空的孩子》
 
历史庙宇被推土机的螳螂式手臂推成平地
附近蟋蟀哀鸣而远迁,荒草又没了
人类比试谁建最高高楼
只有高楼高楼高楼高楼高楼再增加无数高楼-------
住最高层的人,自称是神化身
只有天空,把自己变一个孩子,吹口哨
不告诉你,永恒与神,都只是一个古老传说
 
《树为什么站着不走一下?》
 
你划船划吧,把想象划入茫茫宇宙,寻找宇宙智慧?
你划船划吧,把想象划入人世爱情,寻找误会?
树要想一辈子,树为什么站着不走一下?
人类一片树林,一棵树努力使一棵树睡着或苏醒
树想划船划吧,把船划入茫茫人海寻找烦恼考试?
树想划船划吧,把船划入过去历史,寻找解答未来?
我的诗歌没有神龛,故落户我的天空发芽扎根
并坚不可摧。诗艺在爬着它没有山顶的山
目标靠近天空,树根找到划桨,树叶看到想象的眼睛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