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赛峪》等5个 (阅读864次)



赛峪

空有枯寒。在深冬
未眠的山径上,一点点
蔓延。萎黄的草木间
已再无春情,去诱动
漫野晨光。清溪竟偷偷
醒了过来,任流水之音
幻化成乡谣,浮荡于
乱石滩上。自一个个罅隙
探向亮白的石脊,那仿佛
又是别一重天地——荒凉
而空阔。也绝无人烟
与鸟迹,更不见了山口
冰封的浅潭。只茫茫
追溯着上游;或还静静
趴伏在河道,憩息如一只
闲逸的石龟。早忘了流光
从旁淡淡消逝,却痴心
阅读着群山——纵使是在暮晚
倥偬光影中,划过的每道褶皱。

            2017.12.18.




冬至日,忆往

流年任性地游走,不顾呼号。
我们拼命在变瘦、变老,
长出一丛丛如花的皱纹。

远景已渐隐淡,此处,
尚模糊留存了几声爱语
——都如冰晶般熠熠闪光。
那时,我们都还懵懂。

鲜红的围巾下喉头耸动,
似曾哽咽,也许只是饥饿。
瑟瑟的寒气已无法吞咽。

那一日,我们挥别了漫漫冬夜,
日光悄然变得悠长起来。
从此开始,记忆偶尔停驻,
在塔尖之上,透着新雪的味道。

              2017.12.22.




小洋峪

棘刺也不见。漫山枯叶
也可引路。窸窸,窣窣。

如入秘境。远山只高悬
于冥蒙的半空。一如古佛。

静卧半晌。总有微风为伴
也不寥寞。午后尚还冰寒。

偶露斑斑雪迹。荒草间
也曾葳蕤。今时一派萎靡。

青苔已化为灰苔。空余下
满坡野藤。径自在疯长。

却错落仿佛乱阵。迷了
来路与归路。呼喊也无回声。

徒留一山死寂。也不见
山鸡、野鹿。深冬已然更深。

             2017.12.26.




流凌
(默怀一位朋友)

冬日静静流动,也无声息,
几乎从未惊醒任何一段堤岸。

它熟睡了,连同那抹夕晖,
都轻伏在过往的风影中。

十二月,未曾消逝到尽头,
就骤然停顿,如冰封的长河。

而它并非只蹉跎于原地——
“当万物缥缈,一切都为尘烟。”

自我仍一刻不停地在消融着,
愈是寒流激切,就愈清亮。

           2017.12.31.




岱峪

水库只是梦境的开端
——高筑起又一座湖泊,
为山间储蓄更多澄静。

溯河道而上,那是什么?
冰凌还是积雪?在闪耀,
在熠熠装扮着哑默的幽谷。

深山里,或还闺藏了丽景?
奇峻的风,已沿山壁削割,
裸岩上骤现出许多褶纹。

四周,石头纷纷叠沓交错,
千奇百怪却也难辨美丑,
都一派瑰伟。兀自矗立着。

仿佛也有了灵异,自清晨,
一直到每个仙气缭绕的黄昏。
多少幻觉都贴伏在山道边沿。

在静候一场更恣意的大雪,
来涂亮前方惺忪的村庄。
那里,一位画师刚刚离开。

            2018.1.3.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