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山2017年11月12月硬诗歌作品 (阅读719次)



金山2017年11月12月硬诗歌作品
 
《标牌人》
 
别以为
它们是活着的人
它们只是模仿了
一些活人的动作
一旦叫它们开口说话
它们就傻了眼
只会做报告一样地咿咿呀呀
 
2017/11/9
 
《大洋马》
 
女兵连清早出操
司令许世友隔窗察看
问,你看上哪一个
张主任答,我要那匹大洋马
这马是当地出名的大美人
为逃避包办婚姻投奔革命
就这样组织出面,三言两语
好事就定下了
第三天晚上,17岁的大洋马驮着
行军包,被牵进了张主任的屋子
这场革命感情
张主任仅大大洋马16岁
张富华主任后来成为共和国
追授少将,女儿叫张宁
险些成了林彪儿子
林立果的大洋马
 
2017/11/4
 
《说牙齿》
 
朋友圈里
好多人都在说牙齿
忙着找牙医
好奇之余,连发几问
一个回答
这时世,牙齿要修好
不然咬不了别人
还会给人家咬死
另一个说
就是想装几颗假牙
现在假的太时兴
还特别管用
都是调侃,没正经的
我倒是很欣赏大老左的说法
说牙齿是个把门的
牙齿不好,大门洞开
那来了美帝什么的,咋办呀
 
2017/11/17
 
《孩子般高兴》
 
同学
担心我
说你整天写这些个
不安愤怒抗议的诗歌
会不会影响压抑忧郁
你的情绪
我回答说
不会!
我就这么写着
一旦突然想到了什么
写下了好句子好诗
我就
孩子一般高兴
 
2017/11/9
 
《倒走》
 
早上在体育场
看到好多人成群结队
在练习倒着走
我扑哧一笑
停下脚步呆呆望着
一个看似到了国家领导人
年纪的老头见我失态
做报告一样认真地说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倒走对身体健康十分重要
我又扑哧一笑
这一次不是失态
哦哦,是联想到了
这块土地上的很多事情
 
2017/11/23
 
《不公民》
 
一公共绿地
一伙人野餐甚欢
一地垃圾
事毕拍屁股走人
我套了红袖套前去理论
你们要有公德
其中一嘴皮利落的
撂下一句话
不是公民哪来公德
我一愣闭了口,在心里
原谅了这些不公民
 
2017/12/4
 
《太大》
 
诗人皮旦说
天空太大
大雁叫喊实属多余。
我也看见了天空太大
一群大雁叫喊
覆盖了太大的天空
一只大雁落单
坚持叫喊,把天空
戳一个太大太大的洞。
你们都是诗人,我不是
不是诗人的人
不妨学一学大雁
面对太大的天空
时不时喊太大的一嗓子
宣示一个人太大的存在!
 
2017/12/5
 
《诗歌江湖新规矩》
 
1、
拎出几个大师
或伪大师
最后把自己
捎上
2、
谁叫我大师
我连着
回叫他
老子
3、
谁不识抬举
嘟哝两句
抡起大棒
你小子
4、
看见异类
只要带洞
马上下跪
尊为老娘
 
2017/12/3
 
《厕所革命》
 
是太脏
还是太少
现在提出厕所革命
正是时候
火箭呼啸来去
互联四海一家
内急的人民
却热锅蚂蚁一般
厕所革命
剑指吾国吾城毛病
这一样一样的毛病
排泄发泄
常常找不到去处
 
2017/12/11
 
《大雪》
 
满屏都在飘雪
我才知今天已临大雪
我们这里,这几年
不是没有下雪
就是雪下得不大
好多老人说
不下雪,不好
雪不大,也不好
冬天得像个冬天
不要城不城镇不镇村不村的
一下大雪就把人民都吓坏了
惊呼百年一遇千年一遇
冬天雪下大了
把整个大地连底冻一冻
好多害人虫就冻死了
这样粮食丰收
这样日子平安
 
2017/12/7
 
《军礼》
 
一胖一瘦
一高一矮
两个没穿制服
还算穿得齐整的保安
在万科玖著门口换岗
两人笔直站立,相互注视
郑重地敬礼,然后转身
一个在岗,一个离去
我清楚看见他俩相互行的
是一个很正式的
部队上的
军礼
 
2017/12/14
 
《诬言》
 
某大和尚
在寺庙早课时
说??大报告
就是我们的佛经
要认真读反复读天天读
我听了
心里真为大和尚捏把汗
在文革时候
把报告诬为佛经
这可是死罪哦
 
2017/12/14
 
《皇帝的新装》
 
孩子在我面前读书
一字一句读
读安徒生《皇帝的新装》
读得自己哈哈大笑
我没有笑
我职业习惯严肃
突然有一句话敲击胸口
躲在童话里的
一个孩子,又一个孩子
你们快出来吧
我给你们好吃的糖果
我想听你们说话
说说话
 
2017/12/15
 
《打狗一招》
 
这片废墟
我走过多次
最近不知从哪里
窜来了几只野狗
一见人靠近
就狂叫不已
我没有打狗棍
我有新学的一招
对付这些个畜生
赶快蹲下自己身子
随手拾一块石头
紧紧抓在手里
 
2017/12/17
 
《中国声音》
 
一张嘴
千万张嘴
所有官媒
闭了同一张嘴
一个个人
张开千万张嘴
 
2017/12/19
 
《是的》
 
越战老兵
集体观影
打出横幅
祖国没有忘记我们
是的是的
没有忘记
观影之前
早在摸查
注意动向
防止突发群体事件
 
2017/12/18
 
《可怕》
 
我爷爷
死于上世纪40年代
我奶奶
死在文革那会儿
今天有朋友问我
爷爷奶奶的名字
我想了半天没想出来
才隔了短短几十年
才隔了一个辈分
就把这些
都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有些人
要禁止说反右禁止说文革
恐惧这堵墙,把人们一分隔
受难的人见证的人一死
什么都抹平了
这下万事大吉
盛世辉煌天下太平
 
2017/12/21
 
《高仿》
 
这也假货
那也假货
制假的人说了
不是假货
是高仿
是的,这块土地上
天是高仿的天
人是高仿的人
不要怨天尤人
不如参与高仿
一起努力
把这人民共和国
高仿得越来越有模样
 
2017/12/21
 
《冬至》
 
早上在家吃了团子
才知道今天已到冬至
走在路上
浑身发热
节令有时也会骗人
何况人骗人
有很多事情,抑或
战斗在前面等着我
没有寒风
我装着迎战严冬
激灵一下精神
继续大步向前
 
2017/12/22
 
《黑色》
 
带孩子
去医院看了医生
回来急忙奔洗手池
看流水从手背哗哗而过
我俩真觉得在指缝漏下的
这水都是黑色的
 
2017/12/25
 
《细菌》
 
细菌
到处都是
满世界都是
这块土地上的
叫做中国细菌
 
2017/12/26
 
《这时代》
 
很多热血者
冷了热血
很多思想者
摸痛脑袋
老年人等死
年青人赖活
一个个人都想
出轨,哦是出国
我常常不知
如何安慰身边的人
他们不需要安慰
要紧的是
把手拉起来
在那满天阴霾里
扒开一条缝
看到一线光亮
 
2017/12/28
 
《狂犬病犬》
 
群里有人
说到被狗咬
七嘴八舌
展开了一场研讨
以前我只知道被狗咬危险
这次我明白了
咬人的狗大多是狂犬病犬
它们在咬了人以后
也把自己咬了
一般三五天时间
就会死掉
 
2017/12/28   夜。
 
(小传)
金山    男。江苏武进人。现居江苏无锡写作。
诗观:口语,语感;硬诗,诗趣。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