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寒日过穗园 (阅读1707次)



 [大寒日过穗园]
 
秀实
 
所有落下的叶子从不曾返回枝桠,我看到
许多曾经坚持守候的亊物都在泥土中腐朽为螢
那个空间仍清晰无比,床尾是简朴的木桌与一排窗
笔与纸張,化粧品与首饰杂乱的置放其中
左侧是厕与沐浴间。那臨街的夾缝有光
或晴或雨的一只小窗。记忆中的水声从未歇止
南方的夜总是柔软的,如有溫热的瀑布流淌过
整个平原。以双手来摸索甜蜜的梦土,梦是另一种
伦理的存在。它会起伏会呼息,它有色彩
 
大寒夜我瑟缩地走过穗园小区只因
我仍坚持著。眼下的龙口西灯火疏落。兩旁的大树
枝叶更濃密而树椿上系著许多休歇的共享单车
那间路旁咖啡店換上了莫吉托的名字让我联想到
对善的固执,清醒和昏醉的相补与相依
而我还想到失落了的岁月和性。它真诚而简单
再不能带有任何的诠释。厌倦了世间的话语
只因它极为单薄,井夾杂了许多的偏见与傲慢
无惧于穗园缓慢的変改,牽挂卻总是存在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