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照耀》等15首 (阅读2547次)



照耀
 
我确信,深沉的天幕里唯一的一颗星
在找寻我
 
我确信,两岸阑珊的灯火
在追我的影子
 
我确信,三月树上红的白的花瓣
在为我打开
 
我确信,春风十里,来回荡漾
因为我在这里
 
……
 
我这么小的一个人,这样深陷于尘世
此刻,竟被照亮……
 

 
父亲
 
童年时,家门前有口水塘。
夏天的黄昏,父母从地里回来,
我和姐姐会抬一张竹床放在门前,
然后赶紧端出热菜热饭,
一家人团团围坐,开始吃晚餐。
当水面上拂来阵阵凉意,当暮色中
一种闲适和惬意,袭上心头,
父亲会拿出心爱的二胡,记谱,调音。
当咿咿呀呀的音乐,覆盖一家人的贫穷
我们静下来……
 
活到今天,多少人事再也想不起
但这一场景,永存我的记忆。
 
原来,暮色中拉二胡的父亲,
眼睛空茫而陶醉地望向水塘远方的父亲,
他早已,活出我想要的样子。
他早已,为我指出命运的归宿。
 
 
 
我愿意为这些而活着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幸福是什么。这一刻,
我的幸福,真实地弥散:
一马平川,高速路在延伸,
打在我车窗前的阳光,跳跃着,也在延伸。
道路两边,冬天的枝丫清瘦——这和我中年的内心吻合。
更低一些的树林中,浮着淡淡晨雾,
它们流动的样子,恐怕最好的画家也难以画出。
——这些寂静,加深着我内心的崇高。
 
更崇高的是前方天空——
霞光微露,玫瑰色,橙色,赭石色,蓝色……
组成着一层一层的云海。
我的眼睛,迎着这喷薄,这壮丽,这辽阔……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幸福是什么。这一刻,
我感觉我的渺小并不渺小。
我感知着这些。我在这些之中。
我愿意为这些而活着。

 
 
你所不知道的救赎
 
夕阳给田野上的芦苇,墓碑
镀上了一层金色。
却给一个坐在窗边的人 ,她的眼神
蒙上忧郁的灰色。
 
这个失败者,面对强大的生活
她又一次退回内心。
她坐在角落
细细舔着,流血的伤口……
 
冬日下午,天地间金黄的光芒
照耀着她的手背。
她看着它们,贴着自己的皮肤爬行
那样诚实,那样庄重。
 
 
母亲
 
茄子花的紫色,
不及夏天浓烈。
豇豆花的淡白色,
比秋天略轻。
母亲在园子里,
为这些蔬菜除草。
她的孙子在不远处,
拨弄几只蚂蚁。
 
微风吹过村庄,
吹过池塘,
母亲的衣衫飘动着——
时间
这样温柔地
经过了她。



珍珠一样的爱
 
父亲流着眼泪出来,从胃镜室。
我走过去搀扶他,并递给他一张纸巾。
有些痛,只能自己忍受。
我不问,父亲也不说。
 
“巴莱特食管,容易癌变”
戴眼镜的医生,平淡地说。
见过太多的生死,
他的漠然,也给了我们不慌不忙的镇定。
 
送父亲回家的路上,
我嘱咐今后需要注意的饮食习惯。
“还活十年,86岁,跟我父亲差不多,我就知足了。”
父亲笑着说。
 
生死有命,强求不来。
这话我不能告诉父亲。
我对这人世厌倦已久,
那些零星的,珍珠一样的爱,让我活到如今……
 


无情的火车
 
火车从黄昏下开过
擦着天边的晚霞
 
趁着洗车的空当儿
我站在路边仰望
 
每一节车厢   都是一个缥缈的梦
每一个窗口露出的人影儿   都比现实美好
 
我在我的生活里
我被平庸的日子深埋
 
这个下午  经过的火车有远方
经过的火车  无情地碾压我……



走过木槿花
 
木槿花有温良的颜色,在傍晚
人从边上走过会心绪宁静。
而星星高远,
冷冽地俯视着人世的一切。
 
那个在林中行走的人,
快不过风。
秋风一阵一阵越过她
催黄着草木,催老着季节——
 
已到了白露,空气中就要降下露水。
关于她和露水一样清寒的命运,
天空和大地是懂得的——
你看夜色,悲悯地掩盖了她眼底的泪水。

 
 
 
父亲和哥哥
 
父亲和哥哥,各靠着一把椅子,坐在树荫里
他们断断续续说着今年的收成,还有价格
金黄的谷粒
摊开在旁边的晒场上——
中间一条条均匀的小沟,是父亲穿着球鞋来来去去
慢慢踢出来的
每隔两根烟的工夫,父亲会起身
换个方向重新翻动那些谷粒
 
秋天的太阳照着农家院的丰收
家兄酷似老父亲
他们相对而坐,守着慢慢流逝的时间
一种沉默的温情
停留在两人的眉眼之间


 
 
老人
 
她在马路对面,朝邮局张望——
脸边的一缕白发,被风扬起
不太利索的腿脚,也显得迟疑
她刚向前迈一步,又退回原地
因为一辆车嚣叫着冲过来
又一辆过来……
 
哎,满大街都是人,都是车
一个老人眼里的慌乱,谁会在意
一个老人身体里还剩余多少生命,谁会在意


 
 
对酒的赞美
 
湖风,它轻轻地吹
从船的那头吹到这头
 
你扶着栏杆
你有三分醉意
一分,你仰头献给了月色
一分,你投给了黑暗中的隐隐青山
还有一分
你拥抱了我
 
酒是个多好的东西啊
把生活变得这么轻
把情意变得这么真


吃果冻的她
 
深蓝色的天幕上,几颗星星散发着光芒
遥远,暗淡。
她一边吃果冻,一边仰望天空:
宇宙好神秘啊!
 
她说出了神秘这个词。
我不由认真地看着她:
干净的小脸,纯洁的眼睛,细细的手指头抓着金黄的果冻。
她认真地吸着,也认真地看着宇宙。
 
那年她九岁,随我去逛了超市出来
我们走累了坐在剧院门前的台阶上。
星光那样微弱,夜色那样渺茫
我和她挨着,坐着,那样美好……
 
 
缘分
 
因为上面有一个好看的女子头戴凤冠霞帔
所以这个空酒瓶
我从遥远的地方带回来了
 
在家里的某个角落
这小小的美  和空
静静呆着
 
梅花在某个院子里开了
一树欣喜
梅花隐隐知道   有什么命运要来临
 
当我来到梅树下的时候
闻到爱情的香味
阵阵传送
 
梅树的主人采摘一支递过来
哎呀没想到  经过我的手
两个毫不相干的事物  就要相遇了

 
 
看一个人忏悔
 
大屏幕上,那个人捂着脸在哭。
哭他如何失足犯下错误,哭他
消失不再的荣光。
一个黑色的话筒在他面前虎视眈眈,
逼他忏悔。
 
四百多人的会场鸦雀无声。
巨浪拍打着每一个胸膛。
那一排排黑色的深渊里,
究竟翻腾着什么,
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
 
那个人的手指中间,一个痦子
因为他的哭泣膨胀着,越来越红……
这个镜头一直停留着——
仿佛他的灵魂,
真的这样丑陋。

 
佛音
 
凌晨四点,大殿里传来诵经的声音
雄伟的大殿,俯视众生的大殿
我这颗受损的灵魂
在黑暗中,默默朝着它的方向——
 
佛总是懂得需要的人
并送来恩慈
 
当我在寂静中盈满泪水
我知道
佛走近了我
并抚摸了我的头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