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续写人间词语(十三首) (阅读2093次)





刘术香诗十三首
 
 

续写人间词语
 
一树桃花,
一树香樟叶,
风在其间穿行,
从南到北,
或由北向南,
说话,不需要声音。
 
我在这里,
续写人间词语,
天空在上,大地在下,
高于什么,低于什么,
孤独是一件外衣,
随时穿上,随时扔掉,
桃花笑着,香樟叶亮着,
风在抚摸,风在跳跃,
风在一些词里,
刮走情感的部分,
单刀直入,叙述纯净,
抱紧遗弃的时光,
自由徘徊。
 
风自哪里来,
又将回到哪里,
带来什么,带走什么,
我的词语,
桃花及万千植物的词语,
空缺着,风的种子,
从未萌芽。
 
 
空影子
 
柳树只顾往上长,
影子落进水里,
在波光里荡漾。
 
柳树是柳树,
柳树的影子只是影子,
有水时,在水里漾,
没水时,
落在沙滩上、鹅卵石上,
安静或晃动。
 
树纹上长,影子也会加长。
树不看影子,
影子不看树,
各自存在着,
高处、低处,
弥漫着柳树的气息。
 
我摸过柳树的影子,
阳光下、月色里,
影子的温度不是影子的,
影子的柔软不是影子的,
影子所含的一切,
都不是影子的。
 
柳树越发茂盛,
每一枝都连着心,
幸福也好,痛苦也罢,
一摇一晃,一呼一吸,
都是自己的。
而那影子,没有实际意义,
只是柳树的影子。
 
 
泊在安静里
 
一只小鸟飞落草地,
我看着它,
许多人看着它,
许多树,还有草,
都看着它。
 
小鸟啄着草叶,
一下一下,啄着,
看它啄,听不到响声,
那草有多香啊,
小鸟啄着,不抬头,
不飞走,不看远远近近的人,
不看,什么也不看。
 
有人对鸟说话,
有人扔过去食物,
有树叶落下来,
有小蝴蝶飞过去,
有成群的蜜蜂嗡嗡……
这外界有多么乱,
小鸟泊在安静里,
不看,不叫,不飞,
只顾啄草叶。
 
我走过小鸟,
许多人走过小鸟,
风吹过小鸟,万物看过小鸟,
之后,各自向着自己要去的地方,
可以记着小鸟,
也可以忘了它。
 
 
月色化为黑色
 
月色化为黑色,
黑灰飞扬,
没过草芽,没过小径,
没过树梢,
没过看过和未看过的地方。
 
远方有多远,
黑色漫得有多远,
可触的黑,
可食用的黑,
无孔不入的黑,
四处游走,
黑着,黑得天地不分,
阴阳不分,
昨天和今日,不分,
激情和抑郁,不分。
 
我们的眼睛,
无路可走,
黑色之外、之内,
眼睛抱着眼睛,
在原地打转。
 
 
一些名字陌生
 
很多时候,
会看到一些名字,
空中飞,树上爬,
或在水中游。
 
名字不是实物,
只是虚虚的几个笔画,
飞来飞云,
爬来爬去,游来游去,
从不停下来。
 
名字的背后是谁,
早晨已记不清,
没有面庞,没有头发,
没有牙齿和别的骨骼。
独立的名字,
个性的名字,
会说话的名字,
能咀嚼的名字,
敢于哭泣的名字却不
说出痛苦的名字,等等,
随意望向一个地方,
这些名字都在。
 
名字和名字陌生,
名字和我陌生,
名字与这个世界,
中间隔着玄关,
肉体或木质的,
皆说不明白。
 
 
闪电穿过
 
闪电穿过黑暗,
黑暗吞没闪电,
天地之间,
非黑即白,
黑白较量时,
万物静观。
 
黑暗掩着黑色河流,
咆哮也好,呜咽也罢,
没有谁站在暗边,
在闪电的亮光里,
掉一滴泪水。
世界盲目前行,
高山跟着,平地跟着,
牛羊跟着,树木花草跟着,
哪儿是初始,
哪儿是尽头,世界不知道。
黑色区域愈加扩大,
遥望过,遥想过,
一些事在黑色里,
一些事在明亮处,
说不清闪电有多长,
说不清黑暗的浓度,
有多咸,有多苦。
  
 
关于花开
 
它们是花,
开在墙角,开在花盆,
开在胡同儿墙边水泥缝里,
开在大街洋槐树下,
开在原野,开在山坡,
开在任何可以开花的地方。
 
花有花的名字,
花有花的情怀。
花被风吹开,
花与风说话,
说消失的日子,
说存在的日子,
说听懂了人间的什么,
说完了话,花又会睡去。
花与风的密语,
花与日月星辰的交集,
从不载入史册。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花在该开的日子,
花在能开的地方,
开着,有条不紊地开,
地老天荒地开,
海枯石烂地开。
 
 
一场雨是界线
 
一场雨是界线,
白纸飘向天空,
雨珠内外,
不一样的世界。
 
有人坐在雨线上,
看一眼太阳,
看一眼星光,
恍如隔世,
白纸轻薄,
天堂之门,地狱之门,
愈加厚重。
 
一边无法看清,
另一边亦为模糊,
雨线内外火球滚动,
一壶水沸腾,
灼伤花瓣,
纸里呻吟,无序展开,
乱里求静,
雨濛濛,只在梦里添加色彩。
 
看见什么在生活里,
着一袭棉袍,
羡慕雨中之凉意,
纸微卷,微微,
漾着前世的海水,
那波,那浪,
直接凝为果实,
坚果之壳,
无意道出冬天的彩虹,
含着多少色彩和味道。
 
 
关于雨的状态
 
一场雨怀念一场雨,
只能用雨滴。
扑向树枝,扑向石头,
扑入土层,
雨寻不见雨,
雨感受不到雨。
 
一而再地扑入,
一场雨见不到另一场雨,
雨,知道雨来过,
雨,明白雨去了,
雨怀念雨而来,
雨怀念雨而去。
 
新雨和旧雨,
旧雨和旧雨,
在何地相聚,
没人听见雨声欢呼,
没人听见雨和雨喜极而泣。
 
雨有形而来,
化为无形,虚空存在,
从茫茫之地来,
进入另一种茫茫,
它们的眼神、肉体,
还有灵魂,
对世间万物是怎样的感应,
天空不能描述,
大地也不能描述。
 
大江大海里有雨水,
却早已不是雨的状态,
澎湃或平静,
都含了太多的杂质。
 
 
远方之怀
 
远方不是一个地方,
是无底洞穴,
是无界空间。
或是前生走过,
或为后世必经之地,
没法抵达的远,
都是远方。
 
有没有花开,
有没有月光,
有没有一个人或一群人,
空对雷声,喊出自己的疼痛,
远方空空,触摸任何一处,
闪电无声划过,
幸福和欢乐,
皆已焚毁。
 
臆想一些感觉,
天空湛蓝,
月季花疯长,
兔子脚攀尖刺,
所过之处地缝开裂,
远方,远方,
兔子嚼碎花叶,
吱吱嘶叫,
日月星辰在远方碰撞。
 
远方看不见这些,
我在一处高地上,
站成另一个人的远方。
 
 
解释与影子之间
 
我在我的影子里,
影子在我之外。
没有太阳时,
我不知道两者谁更黑,
谁在寒风吹动时,
更容易颤栗。
 
送走一轮落日,
我在人间又可低弥一夜,
影子离我愈远,
在青山之后,
在黄杨的枝头,
渴望一滴浓雾,
或一粒雪花,
敲开前世未打开的门锁。
 
踢踢踏踏,摇摇晃晃,
我以怎样的状态,
覆盖我的影子,
穿越我的影子,
是一个人的秘密。
天空晴朗,天空阴暗,
我看不见的地方,
影子是活跃的,
影子随意投靠季节,
手指轻轻一划,
便是冷和热的界线。
 
 
没有边界的安宁
 
很多人进入镜子里,
们们只看镜子,
不看别处,
说话或做事,
眼睛只看镜子。
 
源源不断的人进入镜子,
再不出来,
说了多少话,
做了多少事,
除了镜子本身,
没人知道。
 
天空是什么颜色,
大地怎样柔软,
镜子里的人不关注这些,
只把时光带入镜子,
带进永恒,
没有世界的安宁。

 
坐在河床的怀念
 
坐在河床里,
怀念水流或浪花的笑脸,
风吹流水,风吹笑脸,
一半真实,一半虚假。
 
隔着时空,
早已远去的岁月,
在流水中,在浪花里,
浓妆淡抹都不相宜,
好听的话,
声声刺耳,穿过河床,
没过鹅卵石,
一朵一朵开出白花,
烙印一般,烫伤心壁。
 
水草是水流的部分,
小鱼虾是浪花的肋骨,
这些,那些,
这些掺着那些,
分不清血肉,
柔软或骨感,
在我的背后,
在小榆树、小柳枝的
碎叶间,匆匆游弋,
快乐或啼哭,
让人神秘低弥。
 
不敢回头,
不能仰望,
一切皆已陈旧。
陌生,漠然,
我坐在河床里,
怀念和怀念相遇,
一张网撒满天下,
该漏掉的,相约在冥想里。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