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当有人说起梦见我白发苍苍(杂诗六首) (阅读1478次)



  
       白纸与骨头
 
将一张纸对折,对折,再对折
如此重复……直到它
放弃了面貌而获得了体积
放弃了书写的可能而获得了厚度
再往那里钉上
一颗钉子,以确认
它出人意料的承受力
 
对于火舌来说,它的承受力
几乎为零
 
我到了需要滋补的年龄
骨头日渐被侵蚀
畏寒,尿频
我本可以是天真而沉静的人
但天真有如假发,那里冒出了虱子
而沉静有如盲童,总是比欢呼迟缓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口吃
 
但也有可能
是落在闪电之后的
一阵雷鸣
2018.2.27
 
 
      
 
正午的阳光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闭上眼睛,一无所见
但觉红光扑面而来
那颜色,由深而浅……
 
为什么会若有所见?这表明
在明媚的阳光下,不可能
彻底闭上双眼
在明媚的阳光下,闭上双眼
只是一个假象
 
那红光分明向你涌来……
你不要佯装一无所见
你要认出它,不要将它和别的时刻
混为一谈
 
有那么一刻,你甚至愿意
不再睁开双眼
那红光向你涌来……
但不要妄称:那是你亲眼所见
2018.3.9
 
 
      
 
仲春午后,从公园出来,我走在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身后
她身上一袭红衣,腿上一双黑丝袜
我看到迎面走来的一个熟人
他的目光只在红衣女郎身上停留
而完全忽略了我,我也省去了打声招呼
微笑着,继续走在
红衣女郎身后。我不能从背影
甚至回头率推测其面貌
 
这条街上没有人认出她
她也无需驻足同某人寒暄
这条街的尽头是另一条街
会有别人偶然跟在她身后
看到的也只是她的背影
这一天的尽头,会不会有人迎面走来
对她说:我找你找得好苦
而她悄声说:我好不容易
甩掉了几个尾巴,所以来晚了
 
当然,这个结尾纯系子虚乌有
它暴露了我的天性,对背影和尽头
容易投入想象的热情
而且阳光这么灿烂,而且春风沉醉
对老树、昏鸦都那么大度
2018.3.23
 
 
       梳理乱发
 
每当我用手指梳理一头乱发
总会有头发掉落下来
我并不为此感到悲哀
只是暗自惊奇:每天,每时每刻
都有失去立足之地的头发
混迹于一头乱发之中
 
眼前的这一小撮
与淋浴时,从浴池的排水口
抠出的那一小撮
同出一源
只是那纠缠的一小撮
因其卑污而令人不快
 
想起那些剃度者,削去了烦恼丝
但是,如果一棵被剥光了皮的小树
都令人不忍直视
那么,剃得光光的头
同样令我不忍直视
 
每天,每时每刻
我知道,我都在接近失去立足之地
我将沦为眼前的这一小撮
我朝它吹了一口气……
 
是的,有人动刀前
喜欢吹吹口哨
或对着刀刃
哈一口气——
 
是的,偷窥到那一幕的人,无不
毛骨悚然
2018.3.28
 
 
       我们叫它……
 
我们叫它引擎盖,其实它罩着的不止引擎
我们叫它后备箱,其实它偶尔很满,多数时候
空空荡荡
我们叫它赛车
牧人说,赛马前马匹要有适度的饥饿
适度的饥饿也许同样适合赛车手
我们叫它过山车
它同时是一个形容词
伴有大幅振荡带来的尖叫
而面对一辆散架的车
我们只能叫它一堆废铁
它同时也是一个形容词
带有滂沱大雨中铁皮的喧响
以及炎炎烈日下野猫野狗的屎溺
从当道沦为在野,它以绊倒某人
磕破其皮肉
要我们称它为:铁骨
2018.3.30
 
 
       当有人说起……
 
当有人说起梦见我白发苍苍
我感到幸运
仿佛那是真的:我能活到白发苍苍
哪怕这只是他人偶然的一个梦
哪怕事实上,我已接近
白发苍苍,这也意味着
我将提前出现在晚景里
也因此而注定,将提前获得一种风格
但省略了其中必经的不幸
因为晚期风格,我的话语更有份量
那该多么幸运
但所有的白鸟都在嘲笑我
甚至死灰也不例外
好吧,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至少我已懂得哀矜,认定
它是一种白色
2018.4.5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