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了乏4月上旬短诗40首 (阅读566次)



了乏4月份上旬诗40
 
 
《刀与枪》
 
当武警期间
枪毙过人
复员后
面对一只鸡
却下不了手
他这样向我们解释:
使枪比用刀
容易得多
2018.03.25
 
 
《伊罕默德》
 
他将西藏少女敬献的哈达
送给穆斯林女友当头巾
2018.03.26
 
 
《旅行箱》
 
给米立买了个
小羊肖恩造型旅行箱
她把它当作骏马
天天骑着在客厅跑
2018.03.26
 
 
《骄傲》
 
张建国对王建国说
我比你大一岁
1949年10生人
我才是真的建国
2018.03.26
 
 
《丈夫手机里的宝藏》
 
丈夫死后俩月了
她一直保留着
他生前在用的手机卡
 
她已从丈夫的微信和陌陌里
挖出小梅,阿C,张秀芳,笨笨
四个关系非同一般的女人
 
她要继续等待和搜索
像挖宝一样
挖出深藏在某处
第5第6个
乃至更多的女人
2018.03.26
 
 
《屎不完全是肮脏的代名词》
 
米立两岁的夏天
我光着上半身
抱着她
玩电脑游戏
先是感觉身上一热
进而发现
她在我肚子上拉了一坨屎
老婆笑得前俯后仰
米立也跟着张开小嘴
大声哼哼
我边笑边收拾
没有感到
一丝的脏和臭
2018.03.26
 
 
《礼物》
 
在我33岁生日那天
米立呱呱坠地
 
老婆说
她是我送给你的世上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我答应老婆
将用生命呵护这个礼物一辈子
2018.03.26
 
 
《警示》
 
218路公交车
前门
赫然九个字:
禁带宠物和榴莲上车
2018.03.26
 
 
《后来他娶了更年轻的张寡妇》
 
李寡妇对瘸腿刘说
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有20万我就嫁给你
 
第三天
瘸腿刘80岁的老父亲
被挖掘机铰进车底
赔偿25万
2018.03.26
 
 
《制服》
 
我家阳台
常年挂着配饰齐全的制服
 
原来为了防小偷
现在也用来吓鬼怪
2018.03.26
 
 
《氛围》
 
照片中
西娃、于恺和盛兴在喝酒
身后是一排排
合上放倒再摞起来的马扎
这看起来跟他们的身份似乎有些不搭
于是我将照片调成黑白
将背景幻化
果然
他们身后出现了一面很高的书墙
2018.03.26
 
 
《世界的重心》
 
往窗户上哈三口气
各自写三个字
米立写的是她的大名“林凡丁”
我写的是“林凡丁”
隔壁妈妈猜的也是“林凡丁”
2018.03.26
 
 
《中国父亲》
 
儿子从国外给父亲
带来一双价值4000元的菲拉格慕皮鞋
父亲将它2000元卖给隔壁的陈总
花200元从淘宝买了一双仿制品
然后用“赚”来的1800元
买了两条香烟,10斤白酒
给孙女包了个1000元的大红包
2018.03.26
 
 
《抢地盘》
 
幼儿园孩子们
在老师带领下
移师小区广场
排练集体舞
原本每天跳广场舞的老大妈们
只得转移到小区草坪
连音响的声音
都调到最低
2018.03.26
 
 
《搬家》
 
山上修公路
大志爷爷的坟挡道
被要求迁到另一座山
活着的奶奶
头一天同意
第二天又反悔
她说爷爷当晚托梦给她
不愿意搬家
说那边房价没这边高
且人生地不熟
打个麻将都凑不够人
2018.03.27
 
 
《疑问》
 
至今仍然搞不懂
大街上的洒水车
为何总是播放
《世上只有妈妈好》
2018.03.27
 
 
《咸猪手》
 
左边就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他却把咸猪手伸向
右侧一中年男子肥硕的屁股
恶心至极
不忍直视
 
“我的钱包呢”
待我听到中年男人惊呼声
再回头时
才反应过来
可那个小偷早已下车
2018.03.27
 
 
《监控》
 
她走进电梯
左手捏着鼻子
右手用卫生纸隔着
按了一下10
随手扔下纸
捊了下头发
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
哧哧哧哧
向四周喷了一圈
然后拿出口红
对着壁镜画了起来
画到一半
八层门开
她转身冲了出去
发现不对
欲回头
电梯已关门上升
至此
她从监控室的9号屏幕消失
进入11号走梯监控窗口
2018.03.27
 
 
《几乎所有中国书店都只售汪国真和海子》
 
陪米立去西西弗书店
她让我到文学区看看
说不定能发现自己的诗集
 
明知道不可能
我还是从头到尾
把文学区的书籍仔细过了一遍
2018.03.27
 
 
《第三者》
 
我和老婆睡觉的地方
褥子越压越实
而中间没压过的地方依然蓬松
当夜晚我俩躺在各自的一侧
中间的隆起越发明显
乍一看
像是并排躺着
三个人
2018.03.28
 
 
《惊讶》
 
一档并不搞笑的所谓喜剧节目
收视率也不高
评价也不好
居然需要付费才能观看
 
你以为自己是当地日报吗
2018.03.28
 
 
《天气预报》
 
早上醒来
想知道外面下不下雨
你只需听一听
窗外有无老太太广场舞的音乐声
2018.03.28
 
 
《复婚》
 
《》
这个书名号
不是原配
是一个的左边
和另一个的右边
重新组成的
再婚家庭
2018.03.28
 
 
《孝道》
 
原来在山东工作
和老母亲一年见不到一次
只得靠每周一个电话
略表想念
回到老家工作后
依然一年难得一见
可连每周一电话
竟也省了
2018.03.28
 
 
《对话小恬》
 
“看你朋友圈照片,感觉你脸变好看了”
“是的,去了趟韩国,稍微动了动”
 
“动哪里了?眼皮?鼻子?嘴唇?下巴?”
“眼皮,鼻子,嘴唇和下巴”
2018.03.28
 
 
《书店里的咖啡厅》
 
大肚腩老板
时刻盯着落座的每一个人
 
他不管你看不看书
只关心你消不消费
2018.03.28
 
 
《采访》
 
“听说你喜欢旅游,去过好多地方”
“是的,几乎走遍中国,包括大家不怎么去的
像贵州、江西、福建等地都去了”
 
“贵州去过遵义吗?”
“没有,看过黄果树瀑布”
 
“江西去过井冈山吗”
“没有,去过三清山”
 
“福建去过古田吗”
“没有,去过厦门”
 
“那那……”
主持人的脸由晴转阴
 
他突然反应过来
这是档红色旅游节目
便急忙补充:
“我去过嘉兴
还专门在红船上吃了顿饭”
2018.03.28
 
 
《徒手攀岩》
 
呼哧呼哧
一整夜
累得半死
好几次从梦中惊醒
还好
次次都是有惊无险
没有从万仞峭壁上摔下来
2018.03.28
 
 
《二十多年过去,一提起此事,大力还是会闷头连干三杯》
 
大力和小芬
一前一后走在前面
从后面某角度看去
像手挽手一对情侣
君如拿出手机
拍下照片
让当时正追求她的张天德
发给王嫣
与大力正谈婚论嫁的王嫣
信以为真
大闹一场后
坚决分手
早已喜欢大力的君如
乘虚而入
以安慰为目的
在一个深夜
温柔地投进
大力怀抱
2018.03.28
 
 
《江湖》
 
点开博客上诗江湖链接
一个小圈转了两分钟后
一个小绿人挥手告诉我:
“hi,真不巧,网页走丢了”
下面是一排接一排
卖药卖枪卖娃娃
假人假情假新闻
2018.03.28
 
 
《能人》
 
办公室粉刷一新
工人来安装电脑
我看着面熟
他告诉我
他就是昨天刷墙那个人
 
下午师傅换空调
看着面熟
他告诉我
他就是上午
装电脑那个人
2018.04.04
 
 
《天机》
 
早上醒来
枕边本子上
记录“天机”二字
我知道这是昨晚
半梦半醒间
一首诗的灵感
可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要表达的内容
看来真是
应了那句话:
天机不可泄露
2018.04.04
 
 
《普世经验》
 
大腿肌肉拉伤
某个姿势受限
每次想起得看医生时
就突然感觉不疼了
这让我觉得
实在没必要
白跑一趟医院
2018.04.04
 
 
《适得其反》
 
衣帽钩从墙上掉下来了
究其原因是
为了加固
她在化学粘胶和墙壁之间
贴了两块厚厚的双面胶
2018.04.04
 
 
44日》
 
清明前
下雨天
打伞走路去上班
想背诵几首
惆怅的古诗
脑海竟浮现一篇小说的名字: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2018.04.04
 
 
《无题》
 
马路对面危房拆除之后
露出后面一座寺庙
屋脊正对着我们办公楼大门
领导们召开紧急会议
连夜在危房旧址上
砌起一堵高高的墙
2018.04.04
 
 
《占不了你封面就占你被窝》
 
当他在电话里喊出这句话
着实吓我一跳
 
原以为他泡到了微信运动步数每天保持第一的她
没想到这个她是他老婆而已
2018.04.08
 
 
《珊珊何许人也》
 
花了三天时间
翻遍手机上所有微信群
找一个名叫“珊珊”的朋友
找到后
才突然想起
我这个朋友
不叫珊珊
而是小珊
2018.04.08
 
 
《工资》
 
我问他这个月到目前为止写了几首诗
他说头两天就写了30首
 
“那接下来怎么不写了”
“一天一首,这个月够了”
2018.04.08
 
 
《摇》
 
朋友圈
微信运动
她步数每天都排第一
日均3万步以上
 
只有我知道
她身高155
体重155
连着微信的手机
始终放在电动摇椅上
2018.04.08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