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横自话自说1 (阅读898次)



 
#横自话自说#先锋哪里是反传统啊。先锋是不和传统玩。不带守旧和传统玩。先锋是一种自觉。是对它不满意的做出破坏。打烂。是自己玩。是在新地方踩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但不是暴力的。绝不是! 
 
 
 
#横自话自说#记住。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只写自己的不满。或者。只写。所有让你感到异样的东西。避开。表达。就是为了更加清晰的表达。人悲愤的时候。往往只有通过讲其他来控制和表达清楚。而那就是误解所在。那也是罪犯脱罪的节点。写作是为了隐藏悲伤啊。 
 
 
 
#横自话自说#匠心独到。的意思是。在经常日常中体会不一样。得到最好的效果。匠人到大师就差这一步。
 
 
 
#横自话自说#看一哥们新作。感慨如下。觉得。艺术作品的。思量太多不好。无论是。政治宗教。思考太多。不好。要减少。好艺术品都是没有主观意识形态的。它就只提供观察的一个新角度。远离。核心价值观念。就是重建核心价值观。
 
 
 
#横自话自说#今天有朋友说。我们把成吉思汗的元朝纳入我们汉族的历史是可耻的。嗯。那确实。因为在成吉思汗看来。汉族比奴隶高级点。到了有色民族第六的等级。这个蒙古杂种真的牛逼。他的鸡巴也操了欧罗巴。操了亚细亚所有高贵的民族!这个自己母亲也被人操的当时全世界的领袖页挺可怜的。所以他用鸡巴艹全世界。不就一个雄性动物吗。哈哈,最后还是败给了汉文化。换一句话。我们汉人。才是贵族。所有小文明都死在大汉文明手里。无论元。还是满清。因为汉文化是水!
 
 
 
#横自话自说#好的写作是对已有语言结构的更新
 
 
 
#横自话自说# 一拨写的巨烂。还。自我觉得汉语水平自悟很高的。经不起任何挑剔。甚至。连质疑都害怕的。东西。在。掌控。当下的汉语写作话语权。他们甚至连一个小学生的想象力都达不到。天天拿着本德国一战逃兵的日记本研究汉语写作。可他们连他们从小到大习惯了的家乡话的意思都没彻底弄清楚。可他们还用已经系统化了的欧洲哲学体系来考证他们在汉语写作里的严谨和权威性。老子就不明白他们的底气从何而来。除了。用汉语的一个词。蠢。来形容你们我觉得一点都不未为过。天天盯顶着着这样的帽子。我觉得你稍微看下镜子就会觉得自己多么滑稽。我就不点名了。
 
 
#横自话自说#对于一个复杂的人类,他背影是最坦诚的
 
 
#横自话自说# 为一个词。一句话。写作。肯定没错。之所以被一些二货鄙夷,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多数的写作者,并不懂得,写作的基本技巧。当我们为。一个词。一句话。写作时。最基本的套路不是直舒心怀。而是要。把。要写的那个词。那句话。藏起来。为什么?这是为了,把想说的变成读者想的。再换句话。变成。让文字本身说话。这是写作的常识。一般稍微有点天赋的都知道。藏起来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去看清楚,你想写的是不是你,真的想表达的。是不是。在写作中。因为要藏起来。它的意义在这个。藏。的过程中,发生了其他。这才是写作者的真实快乐所在。也是。所谓。写作里的。真。和如何。真。
 
 
 
 
#横自话自说#敏锐。不是你马上说出你的看法。而是。很小心的讲述你对这个事件的想法和感受。换一句话。好的写作不是。你马上给读者你的判断。而是。给予。你对这事情的。犹豫。和。对事件的观察。
 
 
 
#横自话自说#对自己的感受有效的掌控会为你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这算是一种比较有效的。对自己。感受。的观察方法。估计。还会有很多。其他的方法。这需要。写作的时候。多去体会。有时候。做到极致才会发现新的东西。无论是方法还是策略。这也许就是生活越来越美好的原因所在吧。
 
 
 
#横说文解字# 文本。是当代汉语写作真正缺少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没资格提到文本这个词。除了。他们无知。更多的情况下是因为。他们对于自己汉语环境的一无所知。 
 
 
#横自话自说#讲道理。不和他人讲。就和自己讲。越是和自己讲越会独具一格别人读者越会听。愿意听。一旦。你去告诉读者。你的想法。他们就会觉得你挺傻逼的。这是技巧。也是一个好作家的成功秘诀。
 
 
 
#横自话自说#于诗歌而言,诗歌是小语种写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诗歌的语言是冒犯和实验性的语言。是对于正常语言规范的冒犯和颠覆。在冒犯与颠覆中寻找语言规范的宽泛性和可能性。因此与诗歌本身而言一切俗成的都是值得警惕和质疑的。
 
 
#横自话自说#对于好的分行。我的理解是。必须有它独到的审美角度。感受。在语言上。有自己体验的部分。不可复制。又能唤起读者的参与。和感受。感受到他能感受的人生隐秘部分的情感。的东西。至少能有误解的互动。 
 
 
#横自话自说#现在的汉语写作就是太急于想表达什么了。反倒是不急于表达。很缺失。于我而言。叙述的语速。无论迟缓还是急速。都能简化掉对于故事性的依赖。习惯讲故事。其实是作者自己的不自信的过激反应。丢弃故事。在很多时候。是为了让读者进入自己的世界。以做出自己。符合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判断。虽然这么讲有点玄。但。过去的文学是对没。或者。对自己个人感受。生活和经历。总结的人。所做的功课。这是个课题。可以放在以后细谈。现在的写作就不一样了。因为读者。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误读。无论谁。都是从他们的学识。和。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活。以及经历而言。他们已经做好了挑战自己的准备。所以。现在。才是好的写作放手玩的时代。
 
 
#横自话自说#有时候文明也是盲目的。换句简单的话。没有自我危机感。盲目自信其他文明不对自己威胁的文明。在这几把龌蹉世界根本没有市场。
 
 
 
    
#横自话自说#当人。许你土地。房产。幸福。你要当心。因为。他同样能。拿回他给予你的土地。房产。和幸福。这就是人与政治的社会的真实反映!
 
 
 
#横自话自说#喝酒的时候。在想一个朋友的话。接地气写作。对。接地气吗嘛。不就是写点现实话题吗?大错特错。所谓接地气是讲人话。从人出发。达到普通的共识。刚看谭克修谈评论诗歌的话题。我提出。评论从技巧开始。当然技巧这东西也被那拨傻逼大陆评论家弄坏了。在那拨二逼看来。技巧就是已有的写作技法。傻逼。技巧是个人对于母语自己独到的个人体验得来的个人写作经验。技巧不是每个人都能玩好的!傻逼更别说了。我说的技巧是对语言的新认识。换句听得懂的话就是。崭新的语言。以及词语配搭。这不是人人可以玩的。没几年私下对所使用的语言的审视的功夫。说什么都白搭。当然写点张二棍刘念年那种乡村城镇生活的分行那就不太需要技巧了。他们只需要说人话就成。但那也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技法。但绝不是工匠那样的技艺。那类优秀作品只要是个诚实的人都能写出来。但他们写不出马拉美那种《骰子一掷永远》和卡尔维诺的《隐形的城市》。以及后现代文学之母斯泰因的《软纽扣》那种更新人类语言体系的作品。根本不在一个层级。讲个鸡巴嘛
 
 
 
#横自话自说# 有时候懂得在人事上放弃就是我们个人的福分啊!无论对谁。我都随缘。该走的留不住。留住的打不走。
 
 
#横自话自说#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告诉自己:1只讲自己要讲的。能讲的。不要解释为什么。2为了跳出琐碎。因此。要捡自己要说的最重要的话。不管这句话是不是有道理。这是尊重写作的直觉。因为最重要的话往往最简单最能打动人心。有时候。太想把事情的来由讲明白了。其实。在诗歌写作里是禁忌。
 
 
 
 
#横自话自说#我对于松散历来就有好感。这也是为什么有很长一个时期我一直在写系列分行的原因所在。它。很随意。甚至随手。就匠(像)梦境的碎片和记忆碎片。我个人分不太清梦境和记忆的具体区别。但它们经常会打动我。很多时候看似没有规律毫无架构的东西反而让我惊诧。有时候。毫无关联的东西竟然匠一种精心安排。也许就是这些让我特别看不起精心精密架构起来的组诗。它规划得就匠(像)机械。虽然规整但缺少人情味(我这么理解的。缺少人情感的缺陷性)。当然。如果不是精心精密安排的松散那么碎片化的系列写作我也是看不上眼的。所以啊。无论松散还是规整都不能缺少匠心安排和后期制作的巨大强度的劳动。
 
 
 
#横自话自说#点一句。废话的套路并非适合所有人。废话在语言和个人经历上是有要求的。语言功力深厚又要有相当复杂的情感生活经历。才会在废话写作上有所回报。口语写作是个伪概念。废话写作也是。当然所有名头的写作都是扯几把蛋。它只是在当下指引我们。千万不要信以为真。祸害自己
 
 
 
 
#横自话自说# 我的一切存在基于。我反对那些。正常。合情合理。顺风顺水。在我看来。怀疑才是激情所在。
 
 
 
#横自话自说#从精神的层面来讲。人不可能脱离集体(社会)生活。归属感等同认可感等同价值感。这是从物种学原始阶段开始的。似乎。集体的力量大于个体。但。集体也会服从于某一个体。这是动物层面的。得有个头领。得服从头领。才会得到福利。但从艺术的角度看。服从。或。归属。不是!因为艺术只认可辨识率的强弱。所以艺术是反社会和集体的。
 
 
 
#横自话自说#存在的意义。在于。还。有。希望。爱。和。被爱。
 
 
#横自话自说# 口语只是语言的一种方式。它不是为对抗书面语存在的。所以所有的写作。不过是为了找到一种适合自己表达的方法。越是舒服越是正确。
 
 
 
 
#横自话自说# 你们所说的国家肯定不是我的国家。哪怕我就在那里。但我绝对没在你们所说的国家生活。我的国家里我的生活是很美好的。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们嘴里说的那个国家也不讨厌它因为对于我来说那不是我的国家。我的国家是我的。
 
 
 
#横自话自说#一个教。是不是邪教。都能够从一碗牛肉面。的营销模式看出来。
 
 
 
#横自话自说#邪恶是不能相互比较的。没有谁少点邪恶。谁更邪恶。有时。一种邪恶只能阻止另一种旧的邪恶。但并不表明。新邪恶不会成为大邪恶。
#横自话自说#当常识还要一谈再谈时。这个时代肯定是蛮荒的时代。有辱文字。还非常的没礼貌。
 
 
 
#横自话自说#从众智慧是相信群体智慧的智慧。其缺点在于过于的依赖群体。从而个体的智慧与安全性会随着从众的增加从正比递减。换句人话。从众智慧的个体缺少自我对于危险的敏感度。对危机处理的个体方案为零。个人安全性因为数目最多很随机没有确切的保障°。一般以牺牲个体为代价来确保大多数。类似社会主义的大集体。这句话有点敏感。删除。但大概意思如此。
 
 
 
#横自话自说#诗歌。文学。艺术。都是政治性的。所以。谁都跑不了。为什么有文字狱?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政治。
 
 
 
#横自话自说# 我的一切存在基于。我反对那些。正常。合情合理。顺风顺水。在我看来。怀疑才是激情所在。
 
 
 
#横自话自说#一个匠人。没有手艺(技法)。他就是再拥有思想。他最多也就是个嘴把式。那么他连一个工匠的起码资格都失去了。那哪能谈作品呢。因为他连作品都做不出来。分行也是如此。技法是最基本的。醉心技法的匠人不可能没有思想。对技法不断的探索就是他为了更好的在某些方面更胜任他所要担当的什么(责任?)。想法就在那里。感受就在那里。怎么去表现出来。那一定是通过技术。
 
 
 
#横自话自说#不想睡就别强迫自己睡。睡觉是美好而自然的事情。老想着会成疾病的。
 
 
#横自话自说#点一句。废话的套路并非适合所有人。废话在语言和个人经历上是有要求的。语言功力深厚又要有相当复杂的情感生活经历。才会在废话写作上有所回报。口语写作是个伪概念。废话写作也是。当然所有名头的写作都是扯几把蛋。它只是在当下指引我们。千万不要信以为真。祸害自己
 
 
 
#横自话自说#真好啊。就像好那么好!这话每次想起来都他妈太好了。比多少比喻都贴切的好。真好。就像好那么好。这应该是诗到语言为止的范例。
#横自话自说#写作有时是对现实生活的剥离有时又不是。是。为了参与抵消现实生活对我们个体的影响。
 
 
 
#横自话自说#我对文本本身感兴趣。我对作者是不是敢于对抗什么没有什么兴趣。于我而言从来就没有什么正确的政治。因为政治从来都是阴险和罪恶的。假若。一个人因为政治正确就文本正确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写作选择标准。对于我。那么这个时代是可怕的。
 
 
 
#横自话自说#讲述是为了缓解对未知恐惧的恐惧℃。越是准确的讲述越是对未知恐惧的恐惧。恐惧会让讲述清晰。像一块玻璃。擦拭得越干净就越透明。越恐惧。讲述就会越加清晰。它们互为正比。
 
 
#横自话自说# 我喜欢有写作洁癖的作者。其他写作者。我都看成。投机分子。
#横自话自说#对书呆子和傻逼以及装逼的。言之有物的意思肯定是。引经注典。一开口不说名人名句就会觉得自己没做派。而不会讲话了。但他们不知道。他们一旦引经据典开口说话。肯定又不是在说人话。 
 
 
 
#横自话自说#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告诉自己:1只讲自己要讲的。能讲的。不要解释为什么。2为了跳出琐碎。因此。要捡自己要说的最重要的话。不管这句话是不是有道理。这是尊重写作的直觉。因为最重要的话往往最简单最能打动人心。有时候。太想把事情的来由讲明白了。其实。在诗歌写作里是禁忌。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