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8年4月6首 (阅读825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时日书》
 
没有什么可以海底捞针。但谁做下了
这个局:通天,通地,通人心。
并留下了草药名,忍冬,半夏,万年青
宽大无边,可以做这做那
像个什么都没有输掉的人。
亲爱的,我有痛。我有二十四个
穴位,不能摸。
三百六十五枚银针,每一枚
都可以插进我的肌肤,每一枚穿心而过
我都暗暗的,对你念出一句心经。
2018-4-25
 
 
《逃跑》
 
唉,这也是一门伟大的技艺。太聪明的
是有人设立了这面墙。
精神病医院里,两个患者
每天在重复逾墙逃跑,一个被托起
另一个再被拉上,一斤黄金
带上了另一斤黄金。
继之循环。归零。周而复始。
他们在做下这一切时
世界已经一叶障目。一次又一次
自以为是的翻墙而出,等同于
翻开一张白纸,又遇见了一张白纸
这便是成全。一项逞强的
永怀绝望又心有不甘的行为艺术。
没有比这更自信的,额外长出来的手脚
每一次,他们都以为
自己已经逃离了这地狱,大获成功
2018-4-8
 
 
《封神榜》
 
迪夫说:最神奇的都是非人非兽的东西。
这触及到我部分的经历,关系
河水与井水能否互为转身
四十岁之前,我有过修仙的经历
那时说:封神这种事
离我只差几个天日。而天上云多云少
只有确认我是人是兽后才有区别
就让我成为人兽都不是的那个吧
让我长得更意外些
兽类做的事,一直小心在做
诸事未成,野兽们却一直不肯帮忙。
至今我仍然是半人半兽
而不是非人非兽的一个整体
敲打下这些字眼
身体里藏着的谁便撕下脸皮跟我急
向某个男人借火,再不能嗅到
他身上腥膻的气息,并对我说
同你一样,我也叫未完成。
众多的兽类也拿嫌弃的眼神看我
说我再没有可信的底细。无论是人还是兽
要我交出这一半,或者那一半
2018-4-16
 
 
《在吴洋村看林间落日》
 
我只能说,一只金黄的老虎又回到了林中
它要回来看看,一天中
有没有谁,对它的老巢动过手脚
林间,有占窝之美
并在树荫小径上,嗅出
一个王朝散落在草间的气味
像世界的一场秘密事件!它不许我们插嘴
更不许我来安放人类的立场
百鸟齐鸣
老大,你依然远有天涯,近有步步逼人的蹄爪
2018-4-13
 
 
《缝头颅》
 
做了一个梦,替某人缝头颅
在颈部,一针针进线与拉线
把一个人丢掉的头
重新给他装上。这类似
相当要紧的最后一笔,或者叫
补上一笔。当有人被割掉首级
喊“快还我头来”,事物已真正
首尾不相及。或翻开古书
走来一队没有头的人。
我要好人做到底,在遍地的
身首异处中,找到你的首级,为你安顿
当然,也可以造化弄人
拎起谁脏兮兮的断头
还你个全尸。让你的来生
继续言不由衷,争辩
说项上人头,从来是可要可不要的人头
2018-4-2
 
 
《虎跳峡》
 
因为虎跳峡,大地有了单边。
有了纵情的一跳,我们被约,去死,死于
够得着与够不着
像你对这里的阅读,死于从这个字
到那个字的偏头痛。裂开的
跌宕,以悬空喝斥活人
永远的另一半,用手不能仗量
你去不去,或者拿命来?狂风大作的
临绝处,空前绝后的空
站在虎跳峡的人,已闻到身体
被烧焦,两肋生烟,被神仙惊叫
你要不要飞过去?用假设出来的翅膀
要对对面的人间说
我来自对面的人间
我不是你,不能再叫那只猛虎来重新跳一次
这里,工于论道的山川从不问路
只问够得着与够不着
只问为什么非得去那生死不明的
另一半,拿命来扑过去的另一边
2011-3-6稿//2018-4-20改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