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边围 ◎ 《旅人》等6个 (阅读166次)



旅人
 
驿站昏昧之夜,
烽火寂灭之所,
已不见北极。
 
漂泊如舟,
在蒙蒙细雨间。
河水自半腰而逝,
无遮也无拦。
 
也不再跋涉,
一任山峁绵延着。
驻足,安歇,
风还并不刺骨,
簌簌吹向何方?
 
无处不是羁旅了,
于浮生的每一沟壑。
 
      2018.7.3.
 
 
 
 
驿所
 
孤悬于半山。
 
半生也只好付诸春花、
夏果与秋雨。
无论可曾风流。
 
窑洞闭藏了一切——
枕边又见落发,
被褥潮腥。
“绝无可能没有秘密。”
 
人在流徙中,
不便恼伤。
微微颔首即见贞诚。
 
也好避开蚊蝇。
迎着光亮,
如扑火的野蛾,忽而闪转。
 
           2018.7.2.
 
 
 
 
迎风漫行
 
我无以怯步。
大踏步向前,向着光亮,
踏着桑巴的舞步,
扭着饱满的屁股,
每一个脚印都结实有力。
风向我吹来,
我轻扬着乱发,
洋洋自得,目光坚毅,
陌生的街道也变得熟悉。
大雨过后,
夏日不再鲁莽,
脾性愈加乖顺起来——
我也因此成了宠儿,
双颊被柔情地亲吻着,
已微微酡红。
那恰如一场清洁的恋爱,
正在重新上演,
搔挠着皮肤,
却在耳畔留下轻声曼语。
我已悄悄入迷,
偶尔需要停步,
迎着电杆上欲坠的雨露,
放飞心底的羞涩。
风,从未歇足,
反而更激切,
从我身前绕到身后,
在我胳膊上划过一串短促的、
诡魅的诗行。
我还来不及回首,
一切已然结束。
 
             2018.7.3.
 
 
 
 
致失败者
 
墙外有蔷薇。
“嘘!不可告人”;
纵然惴惴难安——那些鬼,
都是内鬼,
来自摇荡的内心。
夜空并无罪过,
不应被詈骂,
“且放任自己。”去仰望,
星辰依然闪烁,
那些都曾是被踢飞的足球,
挂满天际。
其中并无谬误,
无需去细数,
神奇还将一一重现。
在每一份渺小中,
“你会再次爱上你的全部”——
那非滑稽的蠢话,
也非涂鸦一般,
刷遍污迹斑斑的整面墙壁。
你猜不透的浑噩,
虽难以磨灭,
并不长久带来折磨,
终会在风中变得更轻薄。
过往的你、
明日的你,
那时不再面目分明,
各自剩下一具轮廓,
在相互交错重叠。
再无人可以道出所有真相:
除非时光停止了流淌。
 
          2018.7.4.
 
 
 
 
来来,往往
 
我跪求一杯啤酒,
无非无聊。
 
大声叫唤只是因为牙疼,
(你别误会了)
而不是真的求爱。
 
游鱼一样穿梭的人们,
我一个也不认识——
也不必全都去认识,
对吧?
 
每人都在自己的笼子里,
来回奔跑。
并不十分滑稽。
 
曾经,我也被“自由”所诱骗,
失去过贞洁。
 
那张蠢脸至今难于平展,
在博物馆里,
被奉为奇珍。
有人偷偷在一旁嫉妒。
 
“人们常常稀罕着古怪。”
——瞪大了眼睛,
痛并快乐,
好似刚刚做完一次睑板腺按摩。
 
天空果然变得清朗,
透出罕见的光晕,
浪漫得让人简直有些晕眩。
 
但我依然寻常。
我在路边写诗;
空腹血糖5.3,我没有半点蜜语。
 
没有浮夸与伪诈,
没有溃烂的心。
 
             2018.7.4.
 
 
 
 
街边抒情
 
那时韵脚乱了。足迹
也跟着乱了,七零八落。
 
在树下,荒凉的鸟屎漆黑
而油亮。已整整三周无人清扫。
 
五百米之外,群众叽喳着
也无休止。他们的欲望大如气球。
 
那时街心发烫,每挪一步
都引来哄笑。似总是与夏天结仇。
 
“啊!”即使火海中也从未认输
或者挥汗如雨。不必慌张。
 
打着尿哨一样悠游而过。下午
本应这般散漫,不成体统。
 
那时,无风,空白的围墙上
写满了诗。献给壁虎的诗。
 
连汽车都被感动了。齐整地
停成一排,不再吐出尾气。
 
如此浪漫的时刻:下班的长龙
漂移而过。唱着动情的歌。
 
那时没有人掉队。夕阳
紧紧尾随,仿佛也想吟诵些什么。
 
                  2018.7.6.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