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吴晨骏 ◎ 2018年6月的诗。。 (阅读337次)



 
吴晨骏 六月诗选
 
 
《死去孩子们的聚集》
 
你们聚集在
幽暗的空间
 
在天堂里的城市
你们不需要吃饭
 
更无法像蝴蝶一样展翅
你们就是一群
 
眼红的赌徒
你们的对手是些
 
老不死的东西
在一个星星和月亮缺失的夜晚
 
你们输掉了身体
死去的孩子们
 
你们输得很彻底
是的,你们是长不大的幽灵
 
你们在进行无聊的聚集
 
    2018.6.4
 
 
《莫言》
 
陆院长说,二万。
我说,五万可以吗?
陆院长,可以。
回宾馆后,我问罗鸣,莫言大概多少出场费 。
罗鸣说,十万,这是底线。
我心情格外沉重,一边是陆院长,一边是莫言
我怕在陆院长和陈主席(注:一个常州美女)面前丟面子
又怕五万元请不到莫言,让中国文学
丢面子。
 
    2018.6.13
 
 
《昨夜》
 
我和罗鸣怎么回到酒店
这一段记忆消失了
我现在只感到一股暖流
在心口涌动
在撞击我的细胞
那是昨夜还未消化的白酒
 
白酒分子,侵犯我处女一样的
细胞壁。然后,白酒篡改
我细胞里的基因信息
让我的细胞们
得癌
 
    2018.6.14
 
 
《瓦屋山,与常州监狱,与光头》
 
金磊在瓦屋山里有一处度假屋
他带我和罗鸣去参观了一下
 
这村子山清水秀,是古代河南避难者所建
离金磊的房子不远,就是常州监狱
 
中午金磊请我们在农家乐吃饭
席间,我说想剃个光头,剃去我满头白发
 
回南京后,坐在小区树荫下
我灵机一动:直接去常州监狱当个囚犯
 
不是也能享受到瓦屋山世外桃园般
的美妙风光?
 
    2018.6.14
 
 
《常州之行的遗憾》
 
我翻看一遍这次常州之行的照片
很遗憾,没有谁与赵波的合影
也许,是因桌上的每个人都喝多了
 
赵波在二十年前可是个美女
她是好多人的梦中情人
特别是韩东、朱文们的梦中情人
 
那时赵波背着一只皮质的单肩包
身着一袭黑色连衣裙来到南京
她高傲的谈吐中又有一丝谦和
 
大家在酒吧里边听音乐边喝酒
大家都围着上海美女赵波献殷勤
刘立杆的脑门上闪烁着霓虹灯光
 
赵波现在回到了故乡常州
她很安静,很文静,很平静
仍然是一个美女,仍然有一些好心的男人
 
围在她身边,与她共渡这
苦难又支离破碎的玻璃一样的人生
 
    2018.6.15
 
 
《一个平凡的女人》
 
周凯乐的老婆
是个平凡的女人
饭桌上刚好坐我边上
在我的询问下
她介绍了与老周怎么相识的
又给我看了她年轻时的模样
一个长得很像王祖贤的姑娘
在整个过程中
她不时地扫一眼斜躺在另一边
喝多了的周凯乐
 
    2018.6.15
 
 
《写一个梦》
 
如果这梦在我年青的时候做
我会把它写成小说
梦讲述了我贫穷时发生的一件事
我与老婆那时没饭吃
从山上砍了树枝扎成一捆
 
我提着这小捆树枝
走在黎明灰色的街道上
同路的一个妇女跟我用上海话
说,上海很好
我敷衍一下她
继续走到街角卖肉的摊子前
 
我将树枝递给卖肉的汉子
他剁了一大块肉,又提上来一桶油
一起交到我手上
这时我看清了汉子的脸
他是金磊,一个现实中的常州人
曾经对我这么好
 
我提着他给我的肉和油
内心充实又快乐地醒来
 
    2018.6.19
 
 
《顶楼房间》
 
一处带有大窗户
的顶楼房间里
我遇到一个大胖孩子
他在翻弄一小块菜田
我坐到田边
与他交谈
他说是我女儿小时候的朋友
他叫刘晓波
阳光照进窗户
照在绿油油的菜叶上
我听到开门的钥匙声
我老婆下班回来
她高声喊
吴晨骏,你大白天还睡觉
快把碗洗了!
 
    2018.6.20
 
 
《等待》
 
老顾的作品研讨会
定在7月4日
那是美国国庆节
从这点上说老顾不是
一个中国的爱国者
某夜在汉中门广场
老顾告诉我
无产者没有祖国
 
老顾曾经生活在红十字医院
后面的一栋破楼里
他家厕所的顶板上
开了个黑洞
每位拜访他家的客人
都会伸长脖子
去听听上面的人上厕所的声音
 
老顾最好的状态
就是微醺,平时他每天喝点酒
一个人躺在单人沙发上
思考他的作品,或者想想女人
比如他喜爱的女作家张爱玲
一个汉奸的老婆
 
现在才6月21日,距离7月4日
还有好多好多的南京日子
老顾故弄玄虚让我们等待这么久
难道是想考验我们的耐心?
我眼前浮现出老顾特有的
怀疑什么的目光
 
李樯,一个官方杂志的主编
为老顾张罗一场研讨会
给我的感觉,就像为老顾
张罗一场婚礼
 
    2018.6.21
 
 
《画家罗辑的幽默》
 
罗辑喜欢弄些冷幽默
一次,他看到罗鸣和我
站在
常州大运河边
的合影
对我们说:
你们咋不脱光衣服
跳进大运河
日一下大运河
 
    2018.6.22
 
 
《拜别吴宇清》
 
我想不通吴宇清
为什么要跳楼
罗鸣说他有抑郁症
病发时精神处于
失常状态
对此,不知吴宇清本人
是否同意。
我不了解抑郁症
就像我不了解哮喘病
抑郁症是忧伤的
加强版吗
哮喘病是歇斯底里的
咳嗽吗
 
我与吴宇清见过三两次
他每次出场的样子
都很帅,很谦和
像个没有攻击性的袋鼠
(把人比成动物是一种不好的暗示
刘立杆说我是蟒蛇
然后刘立杆自夸为狗)
(杨黎又发明了把人比为虚构人物
他说我有点像金庸小说中
星宿派的丁春秋。无聊啊。)
 
吴宇清在去年九月份跳楼
那时他刚好五十岁
新皇登基也有好几载
天下太平,万物安宁
草民丰衣足食,比猪还要快乐
他有何理由自绝于世
除了罗鸣说的抑郁症
吴宇清似乎再也找不出为自己跳楼
辩护的理由
 
当然,吴宇清终于还是跳了
我难过,为他与我相通的心灵
深夜,我打开国际互联网
搜索吴宇清生前与我的联系
在某网站的一个角落里
他贴了一篇我的小说《梦境》
下面一个叫“鲁白”的
唱歌的小姑娘写道:
“收到。待有空再读。”
 
    2018.6.23
 
 
《树林里》
 
下午我去小区树林里
写《拜别吴宇清》这首诗
 
愕然发现了一群老人
他们坐在树荫下无所事事
 
吱吱喳喳地胡乱聊天
像从外星球迁徙
 
来的一伙老不死的巨鸟
他们占据了地球的物资
 
在地球上撒尿拉屎
却不能做爱生出一只有生命气息
 
的小鸟,活泼如于小韦所写的
《鸟的飞行》描述的样子
 
    2018.6.23
 
 
《捡垃圾的女人》
 
一个女人骑电动车
路过一只垃圾桶。
把空纸盒子
从垃圾桶里拎起来
放进自己的车篓子
然后一溜烟跑了。
 
捡垃圾的女人
骑着电动车
傍晚进入小区
她车篓子里的纸盒子
不见了。
她有一张无趣、黑暗、
刚哭过似的脸。
 
    2018.6.24
 
 
《好笑的事情》
 
以前在北京
与叶匡政和安琪
一起干过一件事
就是编那本
《中间代诗全集》
主要是安琪在编
叶匡政负责写序
我负责挂名
当时我不怎么写作
靠工资生活
所以我看安琪使劲在
编一本没什么读者的书
感到很好笑
我对“中间代”这个称呼
也感到很好笑
十几年过去了
现在回头想起来
这件事其实并不具有任何
好笑的成分
 
    2018.6.24
 
 
《小区里的傻子》
 
圆头圆脑的傻子
只用一条手臂维持走路时
身体的平衡
另一条手臂耷拉着
一边走一边高声叫喊
哦,哦,哦
他每天从我住的楼下
经过好几次
有时看到我
他就像看到一个
老熟人一样朝我笑
我故意装作没看到他
只有一次
我甩给他一支烟
他以为我要对他说话
在我身边驻足良久
打量着我
 
    2018.6.24
 
 
《侠客张万新》
 
我初识张万新时他
隐居在北京一栋
破烂的居民楼里。那天傍晚
叙灵带我去他家,张万新以
酒肉接待我们。他家还住着
阎超,一个在张万新看来
有点傻的山西小伙子。
 
张万新早年离开重庆
酉阳的伐木场
随诗人李亚伟到北京
编书(用他的话说,
就是把一堆书
剪成一本书),写作,泡妞
他的女朋友叫周默
我和叙灵去的
那天,周默正在迪拜旅行。
 
半年后,我回南京带孩子,
从北京陆续传来张万新的
消息,说他回重庆探亲,
被一个女医生弄到了床上
然后就结婚,不久就生子了,
过上了悲惨的家庭生活。
 
唉,如果我认识张万新的时间
早上一千年,我们相会在
竹林山野,白天比完剑,
晚上一起去山下的
村子杀几个人,喝一点酒
那是多么的随意快活。
 
    2018.6.26
 
 
《活动经费》
 
我老婆专心看着谍战剧
我歪在沙发上吹空调
 
电视里,两个地下党在讨论
活动经费的问题
 
人生是一次敌营中的潜伏
有那么点活动经费就可以了
 
    2018.6.26
 
 
《名字和美女》
 
在漫长的带孩子的岁月里
我逐渐忘记了朋友们的名字。
有个北京美女电话我,
你记得我是谁吗?
我想了好一会,问 ,你是谁?
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后来也没再与我联系。
 
    2018.6.29
 
 
《高等奴隶》
 
某些人当上了高等奴隶
就看不起低等奴隶了。
真他妈的可笑。
在奴隶的层面上
大家都是平等的。
只要是你能看到的、接触到的、嗅到的
人,都和你一样
是奴隶。
 
    2018.6.30
 
 
《如何面对杀人者》
 
当你面对杀人者时,
唯一正确的情绪是:恐惧。
你要么反抗,要么逃跑,
此时最不应有的情绪是
鄙视。你把他当做低端人口,
那并不能让他放下
手中的屠刀。你纵使有万贯家产
一妻数妾,在杀人者眼里
你也只是个肉球,
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肉球。
 
    2018.6.30
 
 
《杀人者为何专杀孩子》
 
杀人者杀不过老师
杀不过家长
杀不过学校的警卫
杀不过大腹便便的校长
杀不过城管
杀不过公安
杀不过哪怕级别最低的领导
杀不过戴红袖章的大妈
杀不过高档小区的小清新
杀不过平民窟的流氓
杀不过那些献花的漂亮姑娘
也杀不过在网上抹眼泪的网民
 
    2018.6.30
 
 
《如何打击恶性杀人事件》
 
个人财产收归国有
免费上学看病
国家分房
去异地需要开介绍信
找对象需要组织批准
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
统统到农村
广阔天地里去
 
    2018.6.30
 
 
《向于小斜道歉》
 
在一首诗中我想象自己
与张万新一起杀人,并感到快活
于小斜指出,“你们杀人还感到快活
是不对的。”(大意)
 
我道歉。我们不应该杀人,也不能
想象自己杀人,更不能因杀人而快活
我们必须严守不杀人的底线
这样我们就可以问心无愧地
 
谴责上海杀孩子们的凶手,并唾弃他。
 
    2018.6.30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