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 ◎ 诗作(2017年6月)之二 (阅读294次)



短诗
 
 
《儿童节》
 
多年下来
十分自然地写到
几乎所有的节日
然后自称为
生活的百科全书
但却没有写过
儿童节
为什么
挖啊挖
我做儿童时
毎年这一天
全校大合唱
男生也要抹成红脸蛋
我深恶痛绝
 
 
 
《重庆音乐》
 
朝天门码头
高高台阶尽头
一位残疾人
在吹笛
吹得我
七窍呜咽
 
 
 
《三访重庆》
 
平生第三次
访问父亲之城
一而再再而三地
摸清自己的来路
 
 
《心境》
——赠诗人二月蓝、艾蒿
 
昨天下午
在山城重庆
美不胜收的园博园
当书院的朗诵会
结束之后
看到同行们
依然陶醉其中的样子
我很想一个人
钻到园中
某个角落
去享受众乐乐后
独乐乐的心境
六年来
这还是第一次
有此冲动
我想:你们俩
也是一样的吧
 
 
 
《从北方到南方》
 
在起飞时的隆隆声里睡去
在秦岭上空的颠簸中醒来
 
 
《纪念日》
 
与三位同学
相聚于纪念日
 
我们没有
回顾当年
 
不是为了
回避伤痛
 
而是全年级
一百来人的
 
人生大书
翻不完啊
 
 
 
 
《引以为耻》
 
央视评论员
评论世乒赛:
"要在日本选手心中
播下恐惧的种子
告诉他们
咱们大中华是不可战胜的"
 
 
《中国人》
 
我和我的同胞
在一年中的某日
想起民主
其它日子
辅助专政
 
 
《为什么我会成为学院里的口语诗人》
 
我总是辜负
学校的照顾
放弃自刷4元
补贴21元的
教师午餐
跑去学生食堂
跟他们挤
排长队
吃上一顿
自刷9元的快餐
如果时间够
我更愿意溜出校园
花15-30元
去校门口的
小饭馆
吃上一顿饭
如此弃明投暗
都是为了味道
 
 
《味道》
 
听听川渝人有几多摇滚嗓
便知辣椒的力量有多么强
 
 
 
《对门(续篇)》
 
电钻刺耳
对门响起了装修声
 
几年前
因为一个经济案
父亲被抓
儿子跑路
没有来住的对门
突然响起装修声
 
妻子在楼道里
得遇白发苍苍
神情恍惚的女主人
她的前同事
已经不认识她了
 
我们搬来九年了
掐指一算
被判十年的男主人
快出来了
对门响起了装修声
 
再刺耳的电钻
我都受得了
 
 
 
 
《惨不忍睹》
 
毎当我看到骗子
在各种高研班里
给诗人们上课
总是感觉很残忍
更残忍的是
诗人听不出来
惨不忍睹的是
你好心提醒他们
他们会认为你是
嫉妒骗子
得到了话筒
 
 
《天谴》
 
将诗称为诗词者
称为新诗者
称为码字者
称为分行者
称为敲回车键者
全都死不见尸
 
 
 
《为师之悲》
 
看完学院的征诗稿件
心情颇为沉重
唉!本师以一己之力
对抗新诗传统教育
近三十年矣
我承认
这四年
又输了
颗粒无收
一片荒芜
没有天才
谁跟我走
 
 
 
 
《一件大事》
 
2010年3月
开始写《梦》的第二个月
我右下最后一颗牙
要命地疼了一次
我去本市口腔医院
要求医生将它拨掉
年富力强的男医生说:
"别着急拨,用一天赚一天
直到用废了再拨"
我问他:
"大夫,你估计
它还有多长寿命?"
医生说:
"最多还有两年
你用一天赚一天"
如今七年过去了
我的《梦》都写到第1081首了
我的那颗被宣判死刑的牙
还没有死
还用得好好的
这也是我七年来
没事儿偷着乐的一件事
现在我忽然想到
它会不会成为一个拐点
从此以后
让我变成一个保守主义者
 
 
 
《修行》
 
与佛教徒
殊途同归
我观中国足球
将近四十载
终达无喜无悲
 
 
 
《中国足球》
 
迄今惟一一次
冲进世界杯决赛圈的
那批运动员
是社会主义少儿体校的
最后一批小学员
是踢得起足球的
最后一拨穷孩子
 
打那以后
中国足球
变成了一个用市场
和纳税人的钱
推积起来的超级怪兽
俱乐部两夺亚冠冠军
国家队长期打不进
亚洲前十
离世界杯越来越远
 
这是在高速前进的中国
不进反退的少数行当之一
这是一扇反观自身的窗口
 
 
 
《我要专当评论家
哪还有你们的饭吃》
 
 
《白鹿原》
最大的根源是
白嘉轩狂爱
田小娥
 
《红楼梦》
最深刻之处在
贾宝玉娶谁
都得生个傻子
 
 
 
 
 
《这幅画面暗藏张力》
 
他们当着我的面
眉飞色舞地谈论着
某个诗人
写得又多又好
 
《世道与诗道》
 
"这是什么世道
你写得那么好那么满
他们还要骂你!"
 
"不,不是这样的
正是写得那么好那么满
才赢得了被骂的厚待"
 
 
《活化石》
 
又见我在《二泉映月》中
写过的那个傻孩子
他一见我就问:
"你打不打乒乓球?"
 
他已经长得比我高了
看那架势
还会长得更高
接近于巨人
这令我心痛
就好像上帝为他的失误
拼命在别处找补
 
他的存在
又像是一块活化石
记录下我写作的真实性
及其份量
我宁可不要这块活化石
 
 
《心声》
 
手执一本
价值不高的
红色护照
毎次出国
向某国
申请签证
提供各种证明时
我心底里
都有一个声音:
"向毛主席保证
我绝不想在贵国多留
我凭啥要在贵国多留
帕斯捷尔纳克
早就教导我们说
诗人离开了母语
就等于死亡"
 
 
 
 
 
《动因》
 
毎当朋友们
夸我状态
永远那么好时
我都想告诉他们
一个最深刻的动因
当面没有说出的话
现在写在这里——
1986年
整整一年
我专谈恋爱未写诗
两报大展爆发
 
 
 
《更年期》
 
不论男女
更年期绝对存在
迟早到来
我当战战競競
小心谨慎
他们犯过的错误
我将绝不再犯
他们拐入的老路
我将绝不再走
 
 
 
 
 
《独木桥》
 
在所有的
人生回顾
与讲述中
都有一个
谎言模式
爱说如果
就好像
我们的人生
会有无数的
选项
我们的人生
是多选一的
结果
其实它
就是一根
只是一根
独木桥
 
 
 
《我的立场》
 
在《新世纪诗典》的世界里
省长与无业游民、刑满释放人员
是平等的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
"天使"医生
执法的警察与法官
与被灰色的性工作者
(请不要称之为"妓女")
是平等的
 
我会用生命捍卫我的乌托邦
 
 
《谁是王》
 
C罗人人为我
梅西我为人人
 
 
 
《中国结》
 
三年前
自美国归来前
定居于图森的妹妹
在我行李箱上
系了一个中国结
我在首都机场
取到我行李时
系在上面的中国结
不见了
让我差点认不出
我的行李
三年来
我老是在想
究竟是什么人
拿走了我的中国结
不管是什么人
他(她)这三年
一定好运相伴
 
 
《缺失》
 
年少时
需要有人提醒我:
"不要轻信人"
 
中年时
需要有人提醒我:
"还是好人多"
 
我都没有碰到
 
 
《逆袭》
 
父亲节
读到最恶心的
一句诗:
"父亲是个失败者"
除非它下两句是:
"他唯一的失败
是操出了我"
 
《做人课》
 
有一些诗人
是我的故人
我的贵人
在我出道前
尽力帮助我
在我成名后
主动远离我
我在网上
遇见他们
出于尊重
我不敢
打扰他们
便装作
不认识
像陌路人一样
默默飘过
 
 
 
《夏夜》
 
整个晚上
我都在想
1974年
毛泽东为什么
要"评法批儒"
他是怎么想的
他想干什么
少年时没整明白的
现在依然想不明白
 
一只蚊子飞过来
嗅了嗅我的臭皮囊
面露鄙夷之色
绕飞而去
 
 
《白鹿原》
 
盗秘史之名的一部伪史
骗真话之誉的一册谎言
只有那一碗碗油泼面
不撒谎
顿顿吃
亦谎言
 
 
《螺旋上升》
 
你成名了又如何
连一首名作都没有
 
写出了好诗又怎样
你没有人形
 
 
 
《谎言》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说:文学没有用
把诗榨干成渣的人
说:诗歌没有用
 
 
 
 
《有些人》
 
有些人
可以接受
我的作品
也愿意给它们
提供一席之地
但受不了
我做操盘手
宣扬价值观
在《新诗典》时代
到来之后
成了我暗中的敌人
在《新诗典》时代
我发诗不升反降
便是明证
他们的存在
顺便也打了
说我利用《新诗典》
为自己谋私利者的脸
 
 
 
《路见》
 
一位淑女
踉踉跄跄
从马路对面
走过来
她手举
随身包
盖住自己脸部
仿佛受伤一般
哦!我终于
恍然大悟
置身于酷夏
她是为躲避
太阳的子弹
 
 
 
 
《变质》
 
早起几欲呕吐
分明是昨天
遭遇的一次恶心
隔夜来袭
像误食了
夏天里的变质食物
那是这半生里
变质最严重的食物
电视上
某台在播上译厂
译制的外国电影
这人间竟然还有
如此做作变态丑陋的文艺
竟然还是我青春岁月所崇拜的
在黑暗王国里代表美好的世界
 
 
 
 
《盘点》
 
多年以后
当我盘点《新诗典》
有一部分很熟的诗人
还是没有见过面
构成现代文明社会
一大奇特景观
老公反对参会者有之
老婆反对参会者有之
《新诗典》一开会
其父或母准生病者有之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夜行货车》
 
傍晚
一辆
装了半车货的
大卡车
停在马路边
一小队民工
排着队等待上车
一个老点的
对其他人说:
"一夜到甘肃
一路不停车
咱们最好买两瓶酒
一喝闷头一睡
尿都不用撒
天亮就到了??"
有两人
做出响应
随他来到小卖部
与我并排买东西
 
 
 
 
 
《区别》
 
毛时代
"出口转内销"
都是好东西
这是连白痴
都知道的常识
 
人家把好东西
留给本国人
我们把好东西
送给外国人
何以至此
 
中国人民不是选民
 
 
《我们这代人》
 
我们这代人
活得何其难
从红小兵
到现代人
百年之内
完成进化
唱一场卡拉OK
便被打回原形
更何堪
写作灵魂曝光的
现代诗
 
 
 
《极端体验》
 
被洗脑后的感觉
总觉得天快塌了
施洗者是救世主
 
 
《谢谢啊》
 
天使职业
看不起
灰色职业
国刊常客
看不起
未刊者
诗人们
你们用
各自的狭隘
构成了
《新诗典》大海
 
 
 
《诗评家》
 
他们一生的工作
就是把弱屄说强
并装作没有撒谎
 
 
《本城文化谱系之分析》
 
农民之子涌入城市成为乡土小说家
大厂子弟前去北漂成为摇滚歌星
电影人或西安话剧院子弟
或与西安电影制片厂相关
我这个大诗人
究竟如何来的
当然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乃南方移民+科学之家+京城求学
之产物
所以呀
是不一样的这一个
 
 
《我的一生》
 
只管埋头写杰作
耳闻世人皆曰杀
 
 
 
 
《座右铭》
 
我用杰作之砖
砌成的监狱
把自己囚在里边
今生
我愿将牢底坐穿
 
 
《致长安同仁》
 
多年以前
是我最早说
我们在长安写作
那么今天
也该由我来说出
另一个真相
我们是在村里写作
一个被废弃的大村
村民蒙昧
恶邻横行
荒草连天
所以我们
伟大着
更伟大
 
 
 
 
《有什么值得歌颂》
 
日本殖民台湾的
"夜不闭户"
是因为谁偷
就拉出去毙了
 
萨达姆统治伊拉克的
"夜不闭户"
是因为谁偷
就剁谁手
 
毛泽东统治中国的
"夜不闭户"
当小偷代价真不大
可是啊——偷啥呢?
 
《人形》
 
机器人写诗
让我不觉得
多了一位
同行
是因为
大部分诗人
是没有人形的
有人诗外有
诗里没有
有人诗里有
诗外没有
有人诗里诗外
都没有
与机器人何异
 
 
 
 
《尔等手中的武器》
 
微信里
有个从不搭理我的人
忽然在我诗下点评道:
"写得多也算本事"
我较真道:
"质也不惧谁啊"
对方立马正色道:
"稍安勿躁
让时间来检验"
 
 
《诗的边界》
 
还是有些东西
你不会交付诗
譬如某些独语
某些对爱人说的话
与隐私无关
只是不愿与人分享
所以呀
纵然你
勇气百倍
不断开疆拓土
将诗的边界
推向远方
诗的国度
也大不过
小小的分享的愿望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