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 ⊙ 杨于军翻译专栏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杨于军 ◎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九 (阅读46次)



杨于军读诗之一五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开花的地方
 
 
韩文戈
 
 
 
我坐在一万年前开花的地方
 
今天,这里又开了一朵花。
 
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已化成了石头
 
安静地等待松子落下。
 
我的周围,漫山摇晃的黄栌树,山间翻涌的风
 
停息在峰巅上的云朵
 
我抖动着身上的尘土,它们缓慢落下
 
一万年也是这样,缓慢落下
 
尘土托举着人世
 
一万年托举着那朵尘世的花。
 
 
【杨于军读诗】
 
谢谢之道诗友在《诗人文摘》分享了韩文戈的诗。是我第一次读韩文戈。
这首短诗的第一句就吸引了我,让我想继续读。并且带着很高的期望值。
 
情境设置得空阔、悠远、通透而飘渺——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但是这个时间是看似具体又是无法想象的远古,这个地点以开花为标志却可以是任何地方,再说这个人物,与其是一个静坐的人不如说是一个寻找可以静坐之所的飘荡的魂灵或者意识。
这种以下面一个事实得到了确证:
 
“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已化成了石头”
而且,
“安静地等待松子落下”。
 
这种静和山间的动相互照应: “摇晃”, “翻涌”
 
然后又转入静:
“云朵”是“停息在峰巅上”
 
中间并没有更多叙述
 
但是下一句“我抖动着身上的尘土”
说明这个“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已经说不清多少时光伴着树和风的摇晃和翻涌流逝,又仿佛一切都没有过去,而是像云朵一般停息在山峰上。
 
所以我抖落的是一万年的时光之尘,一万年也这样缓慢落下
 
读到这里,感觉完美至极。
 
而后两句虽然是为了回应上文,但是过犹不及。反而影响了情绪,且有落入俗套之嫌。
 
有时一首诗看似完整,实则残缺。这只是我个人的浅见。希望和作者商榷。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欣赏整首诗。一读再读,并译成英文。
 
 
 
杨于军英文翻译
 
Where Blossoms Come Out
 
I sit where blossoms came out
Ten thousand years ago
Now another flower is in bloom
A squirrel that passed running ten thousand years ago
Has now turned into a stone
Waiting quietly for the pine cores to fall
There in the mountains smoke trees swaying  and wind swirling around
Clouds resting on the peaks
I shake   the dust off myself
They fall slowly
Ten thousand years fall slowly like this
Dust lifts the world
Ten thousand years lift the worldly flower
 
 
 
 
 
 
 
 
 


返回专栏   

© w88优德官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